第七十八章:除灵志

    同样是营造这种压抑令人惊慌的空间。

    可斗篷男的心慌走廊,并不是如面前这样单纯的黑暗。

    不会让你像是瞎子一样去摸索。

    反而能够让你清晰的看到周围的一切。

    甚至连门窗上的细微刮痕,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可你如果往身后去看。

    会发现超过你五米之外的地方,就是一片朦胧,十米之外就是彻底的黑暗。

    从明到暗,微妙的光线令你置身在明处,心中的恐惧隐匿在暗处。

    令面前空间,像是无底深渊一样,在默默凝视着你。

    正式这种微妙的光线反差,会让你内心不断的加深自己的压抑感。

    你不敢去直视深渊。

    甚至即便你不去想。

    内心深处那些可怕的东西,都会开始疯狂涌入你的脑海中。

    这个时候,那怕是一点点细微的声音。

    也会直接摧垮掉你内心防线。

    相比之下,眼前所营造出来的压抑感,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两者的差距,就犹如同样是恐怖片,一个是靠着血腥画面肠子满天飞,一个则是从头到尾让你置身在恐怖的氛围中。

    稍微对比,高低立判。

    昏沉的灰暗,根本阻挡不了自己的脚步。

    相反,自己的视力在这里,也一样看的很清楚。

    不过丁小乙并没有因此掉以轻心,反而更加警惕起来。

    因为他不相信,所谓的考核会如此的简单。

    随着步步向前,面前的空间逐渐开始清晰起来。

    一股灼热焦糊的气味,突然涌入自己的鼻腔,周围燥热的空气迎面扑来。

    火焰,全都是火焰。

    面前四面燃起的浓烟卷来,令丁小乙脸色一变,想要往前继续走。

    然而诡异的是,当自己想要迈出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脚根本不听使唤。

    低头一瞧。

    那是一双穿着白鞋子的小脚,并不是自己。

    茫然间,丁小乙目光扫视向一旁的镜子上,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居然只是一个只有十几岁大的孩子。

    “幻觉,还是……”

    就在他心中楞然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一股烦闷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

    “是中毒!”

    大部分火灾中,真正被烧死的人很少。

    反而绝大部分都是被浓烟给害死,当空气中一氧化碳含量为1.3%时。

    只要你呼吸数次便会昏迷,几分钟内便可引起死亡。

    但眼下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倒在地上。

    “砰!”

    这时候一声破门声响起,一个身影从火焰中冲了进来。

    “小子,坚持住!”

    橘黄色的衣服,紧紧将自己裹在怀里,氧气罩里涌来的新鲜空气,令他昏昏沉沉的意识立即清醒过来。

    他看清楚了。

    来的,眼前两个身影,一个是消防员,另一位则全身穿戴者白色长袍的女人。

    看到女人的时候,丁小乙余光下意识扫过了女人的手腕。

    特质的金属护腕在袖口下若隐若现。

    已经表明了眼下这个女人除灵师的身份。

    “往都东边走,千万不要回头!”

    女人一脚将另一扇紧锁的房门踹开,让他们尽快离开。

    “你呢,一起走啊!”

    消防员大声喊道。

    女人则摇摇头,目光看向火焰深处:“如果不阻止那个怪物,这座大楼里的火,会彻底失控,楼上还有三层,里面困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你疯了!”

    提及到怪物两字的时候,消防员的脸颊上流露出惊恐和不安,显然他已经亲眼见过了那个怪物,那玩意绝对不是人可以抗衡的东西。

    不敢相信,虽然偶然听说过,在一些新大陆发现灵能生物的新闻。

    但仿佛,那些恐怖的故事,只留在新闻联播里面。

    现实中并没有听说过,什么灵能生物出现在居民区中的事情。

    多年来,他也是第一次真正的目睹灵能生物,真的太可怕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走!这里快撑不住了,你要带着这个孩子一起死么!”

    女人歇斯底里的催促声,令消防员脸色骤变,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一咬牙默默站起身往通道另一边走。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女人的背影喊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夕雀!”

    女人说着,身影就消失在火海中。

    被抱在怀里的丁小乙,从始至终,没有看清楚女人的面容,唯一知道的也不过只是女人的代号。

    这个过程,他发现自己完全就是一个看客,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说不了,被消防员抱在怀里,急匆匆的往前跑,想要在火海中找到一条离开这里的出路。

    “呜~~”

    突然一阵急促的低鸣声,从身后火海中传来。

    低沉悠长的怪吼声,似乎是有什么生物在惨叫。

    而伴随着惨叫声,周围的空间开始出现的不协调的扭曲。

    “成功了!”

    察觉到周围灵能空间开始出现了不稳定,甚至是崩裂的现象,说明那个女人已经重创了隐藏在火场中的灵能生物。

    这时候,前方火焰中一扇窗户逐渐清晰起来。

    “抱紧我!”

    男人口中发出大吼声,将丁小乙牢牢护在怀里,侧身迎着火海,横撞上去?

    “砰!”

    玻璃的碎裂声下,无数碎裂的玻璃,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

    就连周围燥热的空气,也在这一刹那变得清凉起来。

    楼房下,无数摄像头在一瞬间,聚焦在这里。

    楼下早早就有人准备好了接应。

    一张大网,瞬间将半空中的两人包裹起来,旋即稳稳下降落在地上面。

    顿时间,无数掌声和欢呼声响起。

    只是丁小乙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是身后那栋冒着黑烟的居民楼。

    一分钟、两分钟。

    直到自己被医护人员,抱走后,依旧没有再见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时间仿佛在这一秒加速起来。

    眼前一张张报,和铺天盖地的新闻,无不在宣传着这次火场英雄。

    其中也有不幸在火场中遇难的几名消防员。

    荣誉、鲜花、掌声以及对于英雄的致敬,最终所有的焦点,就留在了那张,撞碎玻璃的从三楼飞跃出来的一刹那照片。

    但在所有的报道中,却从未提及过一个白衣女人的出现。

    直至面前所有的画面,瞬间彻底消失。

    丁小乙才楞然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房门。

    仿佛方才自己看到的一切,都犹如南柯一梦般的虚幻。

    看着面前的房门。

    丁小乙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不想去开门的想法。

    他可以肯定,这扇门的后面,绝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

    但这扇门后面,或许就是方才故事的结局。

    犹豫纠结了片刻后,丁小乙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手掌一扭:“咔!”伴随着房门被打开的一刹那。

    “这……”

    入眼的画面,像是一道闪电般击中了他。

    鼻腔一酸,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

    仿佛像是一块大大的石头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令他感到难以呼吸。

    没有什么妖魔鬼怪。

    没有什么悲欢离合。

    没有所谓的幻象。

    眼前只有一尊尊的墓碑,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面前。

    这些墓碑上,没有名字,没有出生年月,没有任何关于主人生平的记载。

    只有一个大大的【人】字

    以及左上角,代表着他们唯一身份的外号。

    而在墓碑的第一排,正前方,一个早就不知道年月的墓碑左上角,骤然写着“夕雀”两字。

    “当你成为除灵师的那一天,请记住。

    你的名字不再重要。

    你的背景不再重要。

    你的死亡也不再重要。

    没有任何一篇报道上,会出现你的踪影。

    历史的长河中,找不到你的姓名。

    你不会享受到来自同类的掌声和鲜花。

    不会享受到,金钱和权力

    直至死亡。

    你的称号就是你唯一留下的痕迹。

    荣耀将如同伤痕,深刻在你的骨子里。

    除了记录在工会的档案袋里,你将一无所有。

    生亦为人、死亦为人。

    我们默默奉献,我们默默无闻。

    除灵志,第一章,第一卷!”

    站在碑林之中,雷丁放下手上那本除灵志,抬头看向丁小乙:“欢迎你,丁小乙!”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