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我要举报!【第一更,求订阅,求收藏】

    琵琶的琴弦断之后,随着上面的灵能消失溃散。

    仿佛一切都没有放生过一样

    女孩身子晃动了几下后,顿时跌倒在地上。

    见状丁小乙吓了一跳,快步冲进这家门院里,顺着楼梯奔到楼顶一瞧。

    女孩倒在地上,全身冰冰凉凉的,不过还有气息。

    “还活着!”

    见状丁小乙拿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把女孩搀扶在凳子上。

    回想了一下,课堂上魔术师的讲解。

    一般灵级生物,都是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出现了灵能,这种灵能会影响到周围的人。

    让他们不知不觉受到寄生物的操控。

    这个女孩怕就是不知道弹了多久的琵琶,仔细检查了她的手,发现本来很嫩的手指,都已经破了皮,红肿了起来。

    不过应该是累倒脱力了吧。

    把地上的琵琶捡起来。

    这时候,就见琵琶上有一层薄薄的金粉。

    反过来一看,就见琵琶后面,有一行小小的正楷,工工整整的写着一行小字。

    【敬谢林家大姐,林静桃女士。

    舍身就义之,解我家之大难,奈何火大无情,无留遗骨难以为报。

    捡其残琴为之修补,供奉家堂之上,不敢忘您恩情。

    老木匠陈樟国,民国一九三二年四月二十八日。】

    丁小乙看完小字后,心里一时有些不是滋味,这个老木匠,应该就是当时被女人救下的一家人吧。

    “林静桃!”

    他反复琢磨着这个名字,心里默默记下来后,将琵琶放在桌子上。

    这把琵琶已经没有了灵能,上面的灵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严格意义上说,已经算不上灵能生物的寄生物了。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这东西产生了灵能。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随行一并来的还有医生,简单的做了检查后,断定是低血糖。

    也不用去医院,直接给她输点葡萄糖就行。

    至于费用方面,车费12,葡萄糖3,加上问诊费用2,总计17元联盟币。

    在医疗上,联盟确实已经做到最大限度的去优惠去支持。

    虽然大多数疾病,一旦进入医院,依旧可以用烧钱来形容。

    但如历史上那种,一个感冒进去,坑你六七百块钱的事情,早就没了影子。

    而且因为科技进步,问诊的辅助工具越来越强。

    已经现在的医疗法,严禁滥用排除法来问诊。

    如这样的小病,连医院都不用去的,仅仅只是收取了简单的成本费。

    至于问诊费,则属于政策优惠范围,免除了。

    女孩大概过了一会就缓过劲来,缓缓睁开眼睛后则是一脸茫然。

    “你刚才晕倒了,我看到后帮你喊了医生。”

    女孩看看自己手上还挂着葡萄糖,一时依旧是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对此自己并不意外。

    被寄生物控制影响后,人的思维都会受到影响。

    女孩的影响不算深,不过断片是逃不了的。

    “这个还有印象么,你刚才一直在弹!”

    他把琵琶拿过来,女孩接过来一瞧,总算是有了点印象。

    “我不会弹这个,这是我爷爷传下来的,说是传了好多代人了,我看它太老旧,弦都没了,就给它续上了新弦,想着当做收藏品放好,奇怪,这些弦怎么都断了呢!”

    “续弦!”

    这个词在夏人中,更多的是妻子亡故后,又续一个老婆,所以被叫做续弦。

    女孩给琵琶重新续上了弦后,就让琵琶生出了灵能?

    这个解释有点解释不通啊。

    “哎呀,这些弦不是金的,是镀金!金都掉了,果然是奸商,我要举报他们!”

    这时女孩仔细检查之后,有些羞恼起来。

    原来她要的是纯金做的金弦,但现在一看,金子都掉光了,显然只是镀金的。、

    丁小乙开始没在意。

    然而女孩一解释后,他突然敏锐的想起来,自己拿起琵琶的时候,上面散落的金粉。

    镀金不可能就这样洒成粉末。

    怕是着金子……他刚想到问题可能出在金子上,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什么。

    一个不好而大胆的猜想,像是一记晴天霹雳般,涌出心头。

    令他心头咯噔一下:“我去,不会是我卖的那块金子吧!!”

    想到这,丁小乙连忙追问道:“琴弦续好了后,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异常??

    女孩想了想,不大确定的说道:“那段时间,我总是做梦!”

    “做梦?梦到什么??”

    “嗯……”被丁小乙这么一追问,女孩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摇头道:“做梦啊,奇奇怪怪的东西,谁记得梦到什么了。”

    眼看女孩问不出什么,他也不想再追问下去。

    问清楚,给琵琶续琴弦的店铺名字和地址。

    丁小乙就和女孩告别离开。

    女孩似乎也有点疲了,躺在椅子上等葡萄糖输完。

    一边等,一边拿出手机,准备投诉那家店铺,嘴里哼着一首小曲。

    刚走到楼梯口的,丁小乙一顿足,听了一阵后,这不就是大上海歌舞厅里自己听到的那首歌么?

    想了想没去多问,他不想引起女孩对这件事的警觉。

    有时候糊里糊涂也挺好。

    既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

    不过金子的事情,还是要查的。

    步行回家,让肉球把东西吐出来放好。

    躺在椅子上,想了想,拿出手机,给自己以前的一位老同学打了个电话。

    “嘟~~嘟~~喂!小乙你可想起来给我电话了!”

    电话里的声音,很清脆有力,虽然是自己的老同学,可这家伙比自己小四岁,一路越级升加塞升学。

    也不动用什么关系,直接就硬用分数碾压过去。

    完全就是一个变、态般的学神。

    亏这家伙是学历史的,不是和自己一个学科。

    据说,同是学历史的一伙人,对他简直是像躲瘟神一样。

    这不是他人缘不好,而是这家伙对历史的研究,和分析能力的把控,简直是非人一般的存在。

    你提出来一个历史假想,这家伙能从四五六个没有直接关系的资料里,把你的假想否决的一塌糊涂。

    关键是你还没办法辩解,因为这家伙有理有据,让你找不到丝毫漏洞。

    用他的常说的那句口头禅来说。

    历史就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你想要了解真相,但不能直接去脱人家的衣服。

    那样你会被骂臭流氓,要被请去喝咖啡的。

    所以需要你侧击旁敲。

    从袖口、领口、甚至是裙子缝里去看,才能看到里面的真相!

    “呵呵,老苗,给你打听个事,我们夏人有民国这段历史么?”

    电话一头沉默了小一会功夫后,才听到回复:

    “有,历史资料里,这个时代诞生了不少伟人,其中最出名的两位,一个叫鲁迅,一个叫周树人。”

    “呃……我只是想知道关于战争方面的!”

    自己老苗,口中这两位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想要知道关于民国的战争。

    “战争??嗯……资料里有,但两种说法。

    一种是我们被大和族侵略了很多年,用了八年时间,才把大和族打出去。

    另一种是大和族侵略我们,用了八年时间才逃回去!

    前者可能很大,后者……我找到了很多影视资料。

    说实话,那些影视资料里的人,放在现在,咱们联盟都未必打得过。

    所以我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很高,

    但现在对于这段历史,争议性很多,所以都分成了两个派系。

    就我刚才说的,鲁迅和周树人。

    这两边支持者见面就吵架,前段时间讨论会上还打了起来!”

    电话里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偏题了,于是轻咳了两声,正声道:

    “我的想法是,那段时间,肯定是打了,而且我们很吃亏!”

    说完,电话里继续道:“那个小乙,你要是想知道这些事,咱们可以见一面好好聊,我听说你家的事情了,节哀吧,如果真的混不下去,就来找我,咱们的关系,我肯定不会坑你!”

    “老苗,谢谢了,不过你知道我脾气!”

    丁小乙谢绝了对方的好意后,就挂掉了电话。

    倒不是说,不信任这位老同学,只是自己不想去平白欠别人什么。

    再者自己现在日子过得也挺好的,每月工会的津贴也足够维持自己开销了。

    躺在椅子上,思索着自己今天所看到的的一切。

    他相信老苗的话,甚至很想告诉老苗他亲眼看到的画面,相信也是那把琵琶所承载的记忆。

    这让他的心情一时有些沉闷许多。

    不过他很理解联盟的隐瞒战争历史的做法,毕竟抱着仇恨前行的世界,走不远!

    黑猫警长也在这时候,很乖巧的跳在他怀里。

    任由丁小乙揉摸着,似乎对此还有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在警长的眼中,他身上那些独特的杏黄色气息,对它来说就是最佳的猫粮。

    只需要闭着眼睛在他怀里躺着一阵,就能感觉精神满满,说不出来的舒服。

    丁小乙撸着怀里的黑猫,想了想,又拿起电话,电话是给王佳良打过去的。

    “嘟~嘟~~喂!我王佳良,小乙有什么事情么?”

    他深吸口气,对王佳良道:“我要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