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难度升级【求月票,求推荐票啊!】

    【现在播放本市最新消息,今日有人在陆浑水库,发现有人在陆浑水库中抓鱼,陆浑水库的管理者也证实了这条消息,并称对方抓走的是水库里的一条鱼王,目前已经报警,下面请听详细报告……】

    “嘿,今年禁钓令三令五申,都抓了好几个了,还有人敢跑到陆浑水库这种地方抓鱼,佩服!”

    王佳良听着车上的收音机的报道后,不禁调侃起来。

    丁小乙没说话,而是在心里向着,陈老头可比这个过分多了。

    车子逐渐开始减速,在青芒山脚下停顿下来。

    王佳良停下车子后,抬头看了一眼偌大的青芒山。

    这还是大半夜的,漆黑一片,一想到这地方是坟地陵园,王佳良心里就总觉得毛毛的。

    “你大半夜来这里做什么??”

    “吃了那么多,散散心。”丁小乙也没解释太多。

    事实上都已经凌晨三点了,再回去自己也睡不着。

    想来想去,还是来青芒山照陈老爷子,继续锻炼自己的灵能技巧。

    当然了,顺便吃个早餐什么的。

    “咯~~”

    正想着,自己止不住的打起一个饱嗝,拍拍自己的肚皮,心想:“早餐还是算了吧,直接吃午餐比较现实!”

    “跑坟地散心??”

    如果不是很熟悉丁小乙,他都要怀疑丁小乙是不是精神病。

    “那好吧,小乙……”王佳良神情一正,目光看向自己,隆重的向他点点头:“保重了!”

    看王佳良如此沉重的神情,丁小乙脸上笑意逐渐收拢下来。

    两人相识一场,短暂的不过匆匆两月多些的时间,但彼此间却是为对方豁出命的闯过一场。

    这份情义,是无价的。

    “保重!”

    丁小乙深吸口气,他知道这一声保重,再相见怕是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王佳良也不矫情,点点头后,就驾车离开。

    偌大的青芒山脚下,凉风呼啸,远远的看着灯光山路上渐行渐远,最终化作一个光点,消失在茫茫夜色。

    丁小乙一时无言长叹。

    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古来诗歌大全】上看到的那首古诗,不由得随口而发。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

    “好诗!”

    诗声刚落,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叫好声,声音来的突然,亏是自己听的熟悉,不然换作一人这大半夜的非吓的半死。

    回头一瞧,果然是陈老头。

    这老家伙神出鬼没,自己的那点灵能完全捕捉不到他的动静。

    “老爷子,这首诗能换您一顿午饭么?”

    陈老头手指捏着自己的山羊胡,点点头:“凑合!”

    说着,目光看着早就消失的王佳良,一时不禁感叹良多。

    “他这是要上前线了吧。”

    “对,后天就走。”他点点头,这种事瞒不过经验丰富的陈老头,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不再送送?”陈老头又问道。

    “已经送过了。”

    丁小乙的洒脱,倒是让陈老头眼前一亮,觉得这小子身上总算还是有点能让他看的顺眼的地方。

    至少这份洒脱,可比自己强多了。

    当年自己要是有这份洒脱,也就不会酿成后来的那场悲剧。

    想到当年的事情,四个兄弟。

    一人葬身大海,一人远走无踪,一人半疯半醒。

    自己从此半隐在工会,本该是傲笑苍穹的岁月,最终全然蹉跎而去。

    看着称老头发呆,丁小乙也不去打扰。

    人老了,总是会回想起过往。

    自己爷爷曾经也是这样,所以看到老人发呆,别去打扰,耐心等一会就好。

    大概过了小一会功夫,陈老头回过神了。

    目光一扫丁小乙,沧桑的脸颊上仿佛又多了几道皱纹。

    “去吧,还是老地方,不过这次不要抓石头,把里面的最大的一条鱼抓出来,那就是你的午餐。”

    丁小乙点点头,抓鱼这种事情,应该难不倒自己。

    虽然是夜晚,但并不影响到自己的视觉。

    轻车熟路的钻进草丛,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水潭前。

    脱光了衣服,“扑通”一声跳进水中。

    冰凉凉的感觉,瞬间包裹在自己的身体,令本事昏沉的思维,骤然清醒了许多。

    也不急着抓鱼什么,先泡在水里享受一会。

    山里的水温,纵使是盛夏也是刺骨的冰寒,更不要说现在已经是秋天,换个普通人这一下少不了大病一场。

    可自己却反而很享受这种泡在水里的感觉。

    冰凉的水温,虽冷,却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不适。

    这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体魄强健,或许其中也是因为玄同龟甲的原因吧。

    “噗!”

    这时候,水面上突然激荡起一层波纹,丁小乙眸光睁开,迅速警觉起来。

    瞳孔在黑夜中闪烁出蓝色幽光。

    一眸扫过,丁小乙顿时一呆,就见水中一条庞然大物,正在水潭中左右摇摆这身体,悠哉游哉的来回游动着。

    “嘶!!”

    他脑海中一时灵光闪现,想起来时,听到的新闻报告。

    心中顿时见恍然大悟:“得!今天的在陆浑水库的抓鱼案,已经被自己给成功破获了,人赃俱获那种。”

    当然,这条鱼最后大半还是要进自己的肚子里。

    如果真的算起来,自己怕是也要算是半个从犯吧。

    闲话少说,眼下这么大一条鱼,少说有一米长,百斤重,自己要不抓紧时间,怕是中午也别想把鱼抓出来。

    丁小乙想到这里,双手放开,探出自己的灵能,尝试着将这条大鱼从水中抓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山林中涌动起飘渺水雾。

    只听沧凉歌声传响在山林之间:“造物故豪纵,千里玉鸾飞。等闲更把,万斛琼粉盖颇黎。好卷垂虹千丈,只放冰壶一色,云海路应迷。”

    陈老头的歌声,对应着眼前山林云海,给人一种山野朴素归真的感觉。

    丁小乙从水潭中探出脑袋,就见陈老头一手提着竹编的篮子,迈步走到水潭边。

    待看到双手空空如也的丁小乙后,顿时撇嘴一笑:“怎么,这次不算公式了!”

    丁小乙抹了把脸上的潭水,摇摇头:“活的,公式用处不大。”

    这条鱼远比自己想的还要难抓。

    不仅仅是鱼是活的,不断游动,更是因为这条鱼身躯太大了。

    尾巴一动就在水底卷动起一股暗流,就把自己的灵能打的七零八落。

    想要抓到条鱼,显然对自己来说,挑战极大。

    和之前抓石头相比起来,难度上升了几个台阶。

    想要靠着小聪明过关,显然是行不通了。

    “石头是死物,你要找平衡很简单,可鱼是活的,你要找平衡,首先要做到自己平衡。”

    陈老头很是得意的提醒下丁小乙,其中的巧妙之处。

    为了抓着这条鱼,他可没少费心思。

    青芒山没有,所以特地跑到陆浑水库抓。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把这条鱼给抓回来。

    如果丁小乙能够轻松把鱼抓上来,那才叫见鬼了呢。

    “哼哼,你就好好练吧,看起来今天中午你是吃不了这条鱼喽!”

    说着陈老头,提着自己的小竹篮,迈步走向山林间。

    “陈大爷你去哪里啊??”

    丁小乙看着陈老头要往深山里走,不由好奇的追问道。

    只见陈老头,头也不回道:“去采购!”

    说话间,人就没了踪影,倒是远处山林中,一片鸟儿惊起,在半空中发出一阵怪叫。

    为这爽朗悠闲的早晨,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一夜,没睡好的人有很多。

    比特瑟也是其中之一,办公室里,他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扳指。

    一时沉思起来,手上的香烟都快要烧到了手,还未醒悟过来。

    昨晚,他做了个梦。

    梦中只有一只带着扳指的手,在迷雾的空气中,写着四个字:“一切照旧!”

    随后就没有了踪影。

    醒来之后,翻来覆去的琢磨。

    自己尝试和追问很多问题,但却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一切照旧……

    反复琢磨着四个字后,比特色终于有了动静,那双锐利的双眸中溢出一抹冷光。

    旋即,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过去后,对方并没有出声。

    “请告知那位大人,我会在后天,举行交流会,盛情款待这位大人。”

    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深吸口气,虽然自己那个该死的虫子已然变成了灰烬,但却让他找到了希望的光芒。

    既然一切照旧,那么他就应该,按照自己梦境中的指示去做。

    给所有成员发去了一条神秘代码后。

    相信后天夜里,一定会很热闹,只是发出代码之后,比特瑟突然发现,自己对这场交流会突然变得不是那么的热切起来。

    好像身上的担子一下轻盈了下来。

    拉开办公室的窗帘,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身上。

    微热的光线,令他感受到到久违的温暖。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晒太阳,是在什么时候。

    那些曾经压在身上包袱和信仰,被烧成了灰烬后。

    他反而更感觉自己像是重新活了过来。

    比特瑟才恍惚中明白,原来感到快乐的方法,竟然是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