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拍苍蝇

    “喵!”

    看着丁小乙消失在房间里,警长身后细长的尾巴像是不受重力影响般左右晃动着。

    一转身,就落在那个木盒上,看着这个木盒良久。

    也不知道这只黑猫的脑袋里在思索着什么,只是过了一阵才一副索然无趣的神情,转身跳出房门。

    柴木新居。

    丁小乙小心将电源接通后,随着“砰!”的一声作响,房屋里的门窗,瞬间全部锁死。

    自己尝试着推了几下后,门窗纹丝不动。

    见状,丁小乙满意的点点头。

    下次再遇到大潮水的时候,自己就不需要担心,潮水会倒灌进房屋里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辅助手段。

    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会让大头多进箱子里,然后带着它返回现实去,等差不多了,再回来。

    把房间收拾好。

    丁小乙这才走到桌子旁,将日记拿起来,看着已经翻开的第六页日记,眉头微紧,一时陷入沉思中。

    今天回来的时候,日记就已经打开了。

    联盟历100年5月3号

    我参加了一场葬礼。

    没有名字的葬礼。

    简陋的环境,无法带走尸骨,只有五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墓碑立在那片雪地里。

    我想这个时候,在保护区里应该是已经是鸟语花香的季节吧。

    我们从哪个鬼地方逃了出来。

    但生还的人仅仅只有我们四个人。

    而我的老朋友,似乎也快撑不下去了。

    好在,我们已经逃了出来。

    第五页的日记,还是在4月31号。

    但这一页内容已经隔过去两天。

    这两天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日记中没有任何记载。

    只是从这一段日记的内容去看,自己爷爷和他的老朋友一行人,损失惨重。

    联盟历100年5月6号。

    我们四个人悄悄返回了保护区。

    但我的老朋友把我送进了保护区后,就带着剩下三人离开了。

    他们要回到那个地方,继续守着。

    里面的东西,太重要了。

    无论是除灵师,还是堕灵师,都不该得到它。

    它究竟是什么?

    在夜晚,我坐在列车上时候,二愣子又坐在了我的身旁,我询问他关于那件东西的来历。

    他没有确切的告诉我,只是说……(字体模糊)

    看着下面,模糊的一大段字,丁小乙心里一阵抓狂。

    关键信息直接就变成了马赛克。

    他们到底找到了什么东西,从日记上看,三个除灵师似乎放弃掉了除灵师的身份,连工会都不通知,就折返了回去。

    当即,他只能耐下心思,继续往下去阅读。

    下面是第六页日记的最后一段,也是最让自己心中感触的一段。

    联盟历100年5月18号。

    从工会的办公大楼里走出来后,我重获了自由。

    这段时间里,工会一直试图找到关于我们消失的日子,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

    我见到了工会里各种奇怪的东西,哦,也就是灵能生物。

    这些怪物,一点都不可爱。

    二愣子始终站在我旁边,保护下了我的记忆没有受到侵扰。

    他们什么也没能得到。

    但随着时间推移,我不确定,这些事情我还能记得多少。

    而且……

    小乙还小,等他长大后,我怕是也活不了太久了。

    所以我决定写一本日记。

    这可能是我留下的最大一笔遗产。

    这个世界,太广阔了。

    太多的秘密等待着挖掘,人类也正交叉口上,等待着验证道路的正确性。

    虽然充满了危险,但如果他愿意,我想我能再帮他做点什么。

    二愣子给了我一个黑皮日记本。

    这是他和我之间的约定。

    如果日记上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内容,日记会把这一段内容给涂抹掉。

    作为补偿,他给了我一支鱼竿……

    这一页日记,到此结束。

    自己的鼻梁却是一阵发酸,这里的一切,都是爷爷留给自己的。

    包括这本日记,就是对自己最大的陪伴。

    把日记抱在怀里,目光看向墙上的照片,心里暖洋洋的,似乎爷爷并没有走,他还在自己身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陪伴自己。

    …………

    夜色下。

    一个影子悄然无踪的出现在墙角。

    看了一眼朱红色的大门后。

    眸光一闪,悄悄的压低下自己的帽子。

    紧接着脚下一蹬,踩着墙壁一跃,轻盈的像是猫一样,翻入院墙里。

    看着眼前老旧的房屋,连衣帽下透出一双白色的眼球。

    目光在几个房间打量过后。

    一把匕首被悄悄反握在手心,一步一步摸索进主屋。

    待来到房屋门前。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面对紧闭的房门,男人身体居然变的和纸一样的单薄,贴着门缝就钻进房门里去。

    无声无息,一丁点动静都没有,只当人走进房间,身体迅速恢复到正常的模样。

    连衣帽下,那双白色的眼球,像是能够无视房间中黑夜的影响。

    目光左右扫过之后。

    却是惊讶的发现,房间里居然没有目标。

    “没人??难道有人走漏了风声?”

    见状,黑衣人心里一沉,从他们得到消息后,就悄悄围绕在周围,将这栋房子监视了起来。

    张嬷嬷离开后,这里就没有人再进出过。

    但目标却消失不见了??

    困惑中,黑衣人突然眸光一闪,走到侧面的桌子旁。

    就见一个木盒正摆放在桌子上。

    看到木盒,黑衣人眼睛一亮,小心探出手触摸在木盒上。

    一缕灵能在黑衣人掌心涌出,顿时就见木盒似乎受到了灵能的影响后,同样发出奇特的荧光。

    见状那双白色的眼球顿时流露出欢喜的神情。

    “得来全不费工夫!”

    本以为还要麻烦一场,不曾想居然会是如此简单。

    黑衣人想着就要把盒子拿走。

    但突然转念一想,自己就这样把盒子拿走,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想了想,目光看向周围木质的房屋,顿时发出一阵冷笑:“人都快撑不住了,这么大的房子,留下来做什么!”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火机,走到一旁布帘前,轻轻一按!

    “哒!”

    火光照射在男人那张尖瘦的脸颊上,细长的眉头,一双三角眼,扁扁的鼻梁,用贼眉鼠眼来形容都不为过。

    嘴角挂起冷笑,似乎已经在脑海中联想到,这么一栋价值连城的房子,烧起来的火焰,一定会异常的壮观。

    将火机缓缓探向布帘。

    然而就在火机即将,触碰到布帘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冷风。

    顿时将火焰给吹灭掉。

    “咦??”

    看到火机熄灭了,三角眼继续点了两下,发现火机怎么点都点不着。

    “妈的,废物!”

    随手将火机扔在地上,目光左右一扫,突然,三角眼的目光一眯,就见黑暗中两颗冰蓝色的宝石,正在黑夜中一闪一闪的。

    “那是什么??”

    他揉了揉眼睛,想要看的仔细,结果发现,越是想看清楚,反而越是看不清楚。

    自己能够在黑夜中视物的能力,仿佛一下消失了一样。

    见状,他小心一步步的摸索过去。

    就见眼前宝石越来越大。

    闪烁着鬼魅迷人的光泽,就像是两颗绝世宝石,越看越是令人心醉着迷。

    直到他忍不住伸出手掌想要去抓向宝石的时候。

    夜空乌云散去,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顿时三角眼探出在半空的手,猛的一僵。

    一时三角眼尖瘦的脸颊上,一根根汗毛立起。

    白色的瞳孔中,映射出一张巨大的兽脸。

    只见它昂着头,随意打了个哈欠,然后吐出一条血红的舌头,舔舐尖刀般的牙齿上。

    看着比自己脑袋都大的血盆大口,一根根钢针似的白胡须,在夜光下闪烁着寒芒。

    三角眼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倒吸一口凉气。

    “嘶~~这是什么怪物!”

    一股寒气涌入肺腑,恐惧涌入自己的心头,转身就要逃跑。

    可他刚一转身,就听脑袋后面一声破风声袭来。

    “不好!”

    男人显然也是久经沙场的高手,察觉不妙,果断放弃逃跑,

    眼眸中爆发出一股杀意,打算破釜沉舟,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双手握举匕首,就见男人手腕上爆发出一股狂躁的力量,随着男人挥动起匕首刹那,鲜红的血光缠绕,令匕首变成一把血刃。

    “阿屠之刃·斩!”

    刀刃挥动间,仿佛卷起腥风血雨,尖锐的嘶吼像是有厉鬼咆哮。

    狂躁的力量,仿佛一瞬间达到了最高峰,猛然向后劈斩下去。

    至强至霸的一刀。

    包含着三角眼强大的信念,以及伤灵上品灵能生物【屠雄之力】的全部力量。

    血光照射下,就见面前袭来的,只是一根毛茸茸的尾巴。

    没有任何技巧,迎面抽下来。

    只听“啪!”的一声。

    房间里那阵血影鬼祟之声,瞬间戛然而止……

    从头到尾的过程,就好像一直乱嗡嗡的苍蝇,被拍死在墙上。

    除了地上的一滩血肉模糊外,并没有什么好描述的地方。

    “喵!”

    警长尾巴一扫,一缕幽火连带着地上,血肉模糊的血迹,一并瞬间焚化的干干净净。

    然后尾巴轻轻一卷,将盒子重新放回原本的位置上后。

    身体轻盈的跳在床上,盘成一团,轻嗅着床上丁小乙残留下的气息,逐渐熟睡过去。

    至于方才闯进来的三角眼,对警长来说,只是一只打扰它睡觉的苍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