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错误

    想要去克坦城补充物资,那简直就是在动郑元郧的蛋糕!

    如果说与严浩淼达成联手协议的人是郑元郧,那么碍于盟友之谊,郑元郧说不定会放严浩淼入城。

    可偏偏订下协议的却不是郑元郧而是陈泽!

    在本就对陈泽抱着打压心思的郑元郧这里,那是绝不会承认陈泽代替他与严浩淼达成的合作的。

    特别是在东平城夺回了边境线的掌控权,还又连夜赶工修建出一道防御工事之后。

    这道防御工事一修,固然对凤栖行省有利,可何尝又不是对青阳帝国同样有利?

    凤栖行省为了保证自家的安全而修筑的这道防御工事,同时也是将连接南特行省与凤栖行省的大门给关上了。

    这就表示,至少就凤栖行省来说,是放弃掉了驰援南特行省的机会,也就是……放弃了南特行省。

    那么这对一心想要全控南特行省的郑元郧难道不是一个好消息?

    在这种时候他去帮助严浩淼?

    这并不稳妥。

    如果严浩淼得到了补充之后奋力一搏打开了防御工事,然而之后又战事失利,被凤栖行省反败为胜又如何?

    到那时,这关闭的大门不就又打开了么?

    反而会对郑元郧夺取整个南特行省的计划有所阻碍。

    至于严浩淼的部队,郑元郧根本就可以不去理会,就算明确拒绝了严浩淼想要进城补充的要求,严浩淼又能如何?

    他难道敢反攻南特行省么?

    现在在南特行省里的青阳军队早已今非昔比,可不会再怕严浩淼那一百七十万的大军。

    只要他敢打,郑元郧就有信心凭着城防优势让严浩淼有来无回!

    不敢反打南特行省的严浩淼此时只剩下两个选择,一就是继续咬牙留在边境线附近与朱炎帝国对峙。

    这当然不错,相当于郑元郧凭白多了一支大军来帮他防守凤栖行省有可能的进攻,并且这支大军还不费他一兵一卒一粮一草,死完了他也不心疼。

    二就是严浩淼眼见事不可为而完全撤离南特行省。

    这个郑元郧也不会担心。

    严浩淼走了,他派一支部队去顶上空缺便是,总归就是防备凤栖行省的突入便了,以目前的形势而论,凤栖行省大概率不会在此时发难,这南特行省仍是他郑元郧的囊中之物。

    而且因为严浩淼的离开,反而是除去了郑元郧眼里的一根钉子,让他不必再顾虑这支从白烈帝国远道而来的不安定因素。

    无论怎么看,郑元郧都会是受益者,即使他什么也不做。

    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

    既然如此,郑元郧为何要傻呼呼地去帮助严浩淼?

    他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一边与许风喝着酒,陈泽一边心下分析着时局,末了,脑海中浮现出严浩淼那张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嘴脸,不由得冷笑不已。

    事情原本不该是这样的。

    在陈泽看来,严浩淼至少犯下了三个错误。

    第一个就是,他太执着于凤栖行省了。

    严浩淼作为白烈帝国漠河行省的统帅,其直接面对的敌人便是朱炎帝国所属的凤栖行省。

    这两大行省之间的恩怨其实就如同安洛行省与南特行省,乃是一对宿敌。

    当初的张承望为了完成攻取安洛行省的夙愿,不惜倾尽全省之力,又密谋布下了一场计中有计的伏兵之计,以至于大大消耗了南特行省的资源,结果被陈泽从中破坏了计划之后,导致南特行省一蹶不振,反被青阳帝国攻占了最主要的三大主城。

    严浩淼虽然没有那么极端,可也是在得知南特行省有异之后,第一时间嗅到了有机可趁的气味,这才在所有人都还在观望时,他便已经亲率大军赶来。

    而正是这一点,让严浩淼的目光始终落在了凤栖行省身上,对于南特行省,他更多的是想用自己的庞大兵力作筹码,使得青阳帝国不得不与之合作。

    所以那时的他并没有想过去夺取南特行省的任何一座城池,因为那样一样,他将不再有机会去与青阳帝国攻入南特行省的将领谈判。

    其实就陈泽看来,严浩淼本该是有着更好的选择的。

    那就是趁青阳帝国立足未稳,先打下几座城池在手,然后再与青阳帝国相商,南特行省双方各占一半,至于凤栖行省,也由双方联合出兵,再各占一半!

    如此一来,虽说两方都没有尽占一整个行省,可一半加一半,这其中的利益不也是相等的么?

    更何况南特行省也好,凤栖行省也罢,这都是朱炎帝国的行政划分,而两省沦陷后落到白烈与青阳两国手里,他们其实一样可以重新进行划分,再造出份属两国的两个全新行省出来。

    这才是那时最好的选择。

    可惜,严浩淼的目光一直就局限在凤栖行省手里,以至于他错失了最好的一个退路。

    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那时能够拥有对南特行省话语权的人会是陈泽。

    出于种种因缘巧合,那时只不过是一介协领的陈泽成为了南特行省最能代表青阳帝国说话的人,无论是杨明忠对陈泽的佩服,还是洛总兵对他的支持,都让陈泽在那时能够代表青阳帝国决定一些事情。

    可惜他这指挥官却只是临时的,而且他自身此时还正受着郑元郧的猜疑与打压,他的承诺只能持续到郑元郧来之前,而来之后,一切都将交由郑元郧的作主,并且郑元郧还会有极大的可能无脑反对陈泽之前的决定。

    这是其二,并且还有其三。

    其三就是,严浩淼考虑得太多了。

    他一边在布置着夺取凤栖行省的事宜,而另一边,却因陈泽表露出来的军事才能而有所顾虑,想要将其扼杀在摇篮里。

    换句话说就是,他得罪了陈泽。

    这才是严浩淼犯下的最大的过错。

    如果不是他处处为陈泽下拌子,陈泽也不会在忍无可忍之下,选择与东平城接触,拼着这联合攻取凤栖行省的战功不要,也要将严浩淼给拉下水。

    现在看来,陈泽固然还停留在岸边,可严浩淼却已经深陷水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