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亢奋手刀

    陈炼没有要开玩笑的意思。一方面,就目前两块玉晶合成的情况看,这点灵气显然并不能够吸引他。

    另一方面,让许家保管,起码也是一种信任。虽然他不晓得许家人会如何,可深层次地想想,或许他们还懂得些别的,他不知道的事情。这就要在之后才能晓得了。

    看着不远处,陈炼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许青满脸都是抱怨,“你这人怎么回事?一大早搞什么失踪?不知道很多人都在等你吗?”

    不晓得对方到底在说什么,难道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吗?一头雾水,好在,许静从陈炼的屋里走了出来。

    看到陈炼总算是出现了,于是尴尬道,“我那打表哥找你,想要你跟他们切磋……一下!”

    这话说的,极度委婉,以至于许青都忍不住了。

    “呵呵,今天我就要看看,你到底是英雄还是狗熊,他们可是要挑战你。”做着诡笑,许青上下打量着陈炼几遍,“今天那几个,可是一点都不比许将弱,还强上几分,你就自求多福吧!”

    没想到许青如此不看好自己,陈炼也是无奈。“嗯!我看起来还真是太弱了!压力啊!”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不如你等下就坦白吧!看在许静姐的面子上,我保你没事。”

    陈炼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三人一同来到前院,人已经满满当当。尤其是几个打算跟陈炼一较高下的,早已等的不耐烦。

    见陈炼来到,要不是明桦拦着,恐怕都已经直接顶在陈炼的面前。

    对方气势,咄咄逼人,可陈炼一点也不在乎。

    走到大长老跟前,陈炼行了个礼。后者笑着道,“陈先生,你看,我家分支也想参加选婿,不过为了许家脸面,我们同分支的家族商议,就在自家比划两下得了,也不伤和气,不知陈先生觉得如何?”

    长辈都这么说了,陈炼也来了,再看一旁的许静着实自责,为难不已。

    “罢了,既然我是客,那就客随主便吧!”

    陈炼退一步想,日后若是得了许家,没点姿态,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哈好当当,十来人,直接来到东侧的武场。

    这里平日都是许将等人练武修行的地方。如今在这里比试,也是再好不过了。

    为了公平起见,大家都推荐许将担任评判,毕竟他是个武痴。陈炼自然也没任何异议。

    只是刚开始,陈炼就想起了问题,“我一人要对上你们这么多,轮番上,我岂不是吃亏?”

    听到这话,几人心中便嬉笑了起来。尤其是明桦,更是装着好人道,“放心,点到即止,而且不能超过一分钟。如果你比完一场需要休息,我们这边也随时同意。”

    这规定,听起来似乎很合理。就算是相同境界的,貌似也不会太吃亏。

    但对于陈炼,这些根本没必要。

    抬头看了看天空,确实这个时候都要中午了。想着昨日也没吃什么东西。虽然他不饿,可怎么也要品下许家的东西,才能说来过吧!

    站在场地中央,“我看就不用了,你们选你们中最强的那个跟我比就可以了。不然时间太晚,我可能会饿。”

    原本,陈炼想,让他们一次性上来,他一家伙全端了。后来细细琢磨,如果那样,对许家怪丢面子的。

    商议后,那群年轻的好战分子居然不同意。

    他想说,“这不是作死吗?”无奈,没人听人话。

    于是,直接站到场地中央,淡然地说道,“行,来吧!第一个……”

    第一个冲了上去,手持一把巨扇。刚上台,还一番自我介绍。陈炼根本不在乎,只等许将喊到开始,下一秒,人已经被陈炼扇到了另一侧的圆形门口。

    后仰倒地之下,谁都没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而那人不但吃痛,更是起身都有些艰难,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一样。

    “好,下一个……”说着,陈炼来到场地边,对着许静道,“许静,帮我搬一张凳子来。”

    许静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确认后,与许青两人,还真就端了张凳子。

    因为不知道陈炼拿来做什么的,两女居然搬了张太师椅。

    陈炼看见,有些为难,“算了,幸苦你们了。”

    笑着将凳子直接方在场地中央,“来吧!快点!一直站在很累的,我得坐坐。”

    摆明了是瞧不起人。不但几个年轻人看着火大,就连许家的几个长老都觉得这样好像不怎么合适。

    就在这个时候,老祖宗不声不响走到了许强国身旁。

    看到老祖宗来,许强国一惊,而后急忙道,“老祖宗你也来凑这个热闹?”

    后者大笑,“要我许家人能有这小子的实力,恐怕何止六大家族我们可以不放在眼中,就连天下都可以无惧。”

    许强国确实还是头次听到自家老祖宗这么评价陈炼。

    “对了,跟你说个事,等下跟你家曾孙女说句,务必将来多生几个,最好记过一个姓许。”

    许强国听到这个,差点就没站稳。

    “老祖宗这……会不会太快了?”

    “快什么?不快,我看两个娃娃也差不多了。”

    如果换了别人,还以为他在胡说八道,但很明显,老祖宗绝对不会信口开河。

    再看到场下,已经有四五个倒下了,可陈炼依旧坐那纹丝不动。

    多说别说碰陈炼,就连那张椅子都没碰到,就被弹飞了出去。

    最后,只剩下一个的时候,陈炼为了照顾到许家的脸面,直接站起来,“好了,我看也不用比了,许家的年轻人,确实要好好锻炼,要多将灵气提炼才行。”

    一番训导,正想着离开,台下最后一人突然喊道,“等等,我还没比。”

    那人正是有些难堪,又不得不豁出去的明桦。

    虽然他不是最强的那个,可眼下,他偷偷地服用了丹药。一下,就算是他父亲都能感觉出来,他的灵气极度不稳定,虽然境界提高,可风险极大。

    “噌!”明桦直接跳到台上,“还有我!你只有打败我,你才有资格!”

    连说话的气息都有些不对了。明桦的父亲大喊,“明桦,你赶紧下来。”众人都看出了不对。

    陈炼自然也是如此,而且他知道天下父母心。虽然陈炼不晓得明桦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不过他的善念终究还是发挥了作用。

    眼看陈炼已经走过来,明桦下意识地发动多次的灵气攻击,那些发着红色的灵气弹,直接朝陈炼飞去,但怎么也打不中陈炼。

    “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已经到……”不错,他的境界已经在白阶顶峰了,可依旧连陈炼半点衣服都蹭不到。

    “哗……”突然间,一道黑影,直接贴到明桦跟前。陈炼看着无比为难,一击手刀,“啪!”瞬间明桦倒地。

    这要换了在现世,恐怕都觉得,“怎么?就这么完了?”

    但在这里,谁都晓得,陈炼刚才那一下,直接切断了明桦扰乱的灵气流动,同时又将他本人的亢奋给止住了。

    明桦父亲急忙跳了上来,把了下脉,转身对着陈炼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