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2偏执大佬vs迷糊侦探(48)

    沈昭慕才不会因为她长得可爱声音好听就放过她,直接一把将她提起来。

    “小萝卜头,皮痒?”

    他一只手拎着小家伙,毫不费力。

    小家伙立马求饶了,双手合十做个拜托求饶的动作,“好二叔,好二叔我错了,不要打芸芸,芸芸不顽皮了。漂亮姐姐救我”

    还不忘向池芫求助。

    她昨晚偷听了沈宜柔和池芫打电话,知道这个漂亮洋气的姐姐,是她堂叔喜欢的人,但堂叔好像没有追到这个姐姐。

    小家伙眼珠子黑溜溜的,望着池芫时,有刻意卖萌的嫌疑。

    但不想让沈昭慕舒坦的池芫还是开口帮她求情了。

    “行了,别欺负小孩子。”

    芸芸立即脆生生地接着道,“就是就是,我还是小孩子,你怎么能欺负我呢!”

    嘴上这么说着,眼里却不老实地写着淘气。

    沈宜柔恰好出来,见芸芸被沈昭慕提着,一点都不心疼也不奇怪的,拉过池芫的手,也不看自己女儿可怜巴巴的小脸,便往客厅里走。

    “你别信这丫头的,她啊,鬼精着呢,谁都欺负不到她。”

    池芫不禁回头看,只见小丫头踢了踢自己的小短腿,不安分地闹腾了几下后,就被不厌其烦的沈昭慕放下了。

    掉头就朝着屋里跑。

    嗯,是有些鬼机灵。

    至少从沈昭慕脸上看到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但又不能的表情,为数不多见了。

    她有幸见过几次:

    进了厅,沈昭慕便找了个椅子坐下,听着那边两个女人有说有笑,不禁疯狂给沈宜柔使眼色。

    说好的帮忙呢?

    他眼里的疑惑都快跳出来了。

    沈宜柔温婉地笑着,大方地招呼池芫,对沈昭慕的眼神示意视而不见。

    芸芸人小鬼大地捧着个苹果,幸灾乐祸地凑到了他跟前。

    笑嘻嘻道,“二叔,你是不是惹漂亮姐姐生气了,想找我娘帮你哄人啊!”

    一张小脸笑得极为灿烂和欠揍,沈昭慕捏了捏指骨,抬手按了按她的小脑袋,力气不小,将小丫头吓得忙吐舌头喊人

    “漂亮姐姐,二叔又打小孩了!”

    沈昭慕:“”

    然后,更憋屈的是,池芫立即很进入角色地瞪他一眼,“沈昭慕,别欺负小孩子,说几遍了,你是魔鬼吗,这么可爱的孩子也动手。”

    他看着池芫“正义”的脸,很想争辩两句,但他明智地闭上了嘴,转而看向一旁温柔看戏的沈宜柔

    “堂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昨天电话里说的,和现在这个情形可是完全不一样。

    沈宜柔端着茶杯,浅笑嫣然地弯了弯唇,眉眼恬静,说话却气人,“瞧我,最近记性不大好,我好像是忘了什么,是什么呢?”

    沈昭慕呼吸沉了一瞬,随后将芸芸后领一提,抓到了自己身边的凳子上按住,捏着小丫头头上的揪揪,笑得有些阴恻恻的。

    “你昨天打电话说,嫌芸芸太闹,说要过继给我,我看要不现在我就将芸芸带去大帅府吧保证她以后绝不闹腾。”

    “咳”

    一旁看热闹的池芫,一口水呛到了。

    什么?过继?

    她下意识惊诧地看向沈宜柔,后者也是同样的反应。

    哦,她就明白了,狗男人这招狠啊,威胁自家堂姐了。

    沈宜柔是知道内情的,但芸芸不知道啊,她虽然顽皮,却也只是个孩子,顿时信了,以为娘亲真的嫌她闹腾调皮,要把她送人

    还是最讨厌的二叔。

    瞬间垮了小脸蛋,扁着嘴,就要大哭。

    “不要堂叔,不要,我不要离开爹爹和娘。”

    这回,是真哭了。

    沈宜柔咬着牙,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沈昭慕,“阿慕,别和你侄女开这种玩笑,她会当真的。”

    然后反手握住池芫的手,也不去哄女儿,而是尽职尽责地哄堂弟心上人的样子。

    苦口婆心道,“芫芫啊,你看,虽然我也觉得这小子该好好收拾收拾,但你当了我堂弟妹,不就顺理成章地替我和芸芸做主,报复他么?年轻人嘛,闹闹小别扭没关系,但千万别太久,要不然,我们这群当长辈的,该寝食难安了。”

    池芫:“”姐姐您怎么人设也说崩就崩?

    为女则卖盆友?

    她看了眼满意地给芸芸顺毛的沈昭慕,再看毫无心理负担地端着劝慰她的模样的沈宜柔,瞬间有种

    是不是又掉进沈家人的坑里了?

    沈姐姐怕不是双面间谍吧!

    她干巴巴地笑了笑,索性装傻,“沈姐姐,我肚子饿了,要不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她一说饿,沈昭慕便起身,“佣人呢,让早点开饭吧,别饿着她。”

    这就护妻护上了?

    沈宜柔顿时嘴角扯了扯,敢情她这个看戏的成了恶人了,瞧他这表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为难池小姐的那方呢。

    她用眼神唾弃了一下堂弟,然后唤了人上菜。

    饭桌上,芸芸端着碗,小嘴儿就叭叭的开始问池芫,“漂亮姐姐,你的衣服好漂亮啊,芸芸也想要”

    沈宜柔将一块鱼剔了刺夹到她碗里,眉眼不动地道,“别听她胡说,衣柜里洋装多的放不下了。”

    被拆穿的芸芸,哼了声,“可是未来婶婶送的,却是一件都没有呢。”

    默默扒饭的池芫:“”

    好了,这是鸿门宴,她懂了。

    沈昭慕给池芫夹了一筷子排骨,闻言,却是嘴角一勾,难得有了当叔叔的自觉,“明天让人给你送来。”

    这话却是对着芸芸说的。

    芸芸多机灵啊,立马就明白了自己这白得的洋装是怎么来的。

    冲池芫笑得又乖又甜,“谢谢未来婶婶!”

    池芫:“”呵呵,倒也不必。

    一顿饭吃的,原本以为翻身把狗子虐的池芫,颇不是滋味的。

    光是“未来婶婶”这四个字,就听了不下十遍。

    到最后,她已经可以麻木地回着芸芸热情的称呼。

    等离开时,芸芸还抱着池芫的腿撒娇,“未来婶婶,下次什么时候来?”

    池芫低头看了眼这个第一眼觉得可爱至极的孩子,扬起一个职业假笑。

    “有空的时候吧。”

    不了,不了,你们贺家的鸿门宴,一次就够。

    沈昭慕站一旁,看着芸芸的目光,都带了几分暖色。

    这小萝卜头,总算有些用了。

    给读者的话:

    卡卡卡下一章八点前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