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带有杀气的军人

    军人大都是很豪爽的,不会像言情剧里的人物一样扭扭捏捏的。

    陈煜五人在和秦杰他们聊了一会儿后,就慢慢的熟络了起来。此时几人都正互相吹嘘着自己以前所经历过的趣事。

    陈煜和成才两人才当兵没多久,因此对于他们这些老兵所经历过的东西也都很是感兴趣,此时两人就搬了两张宿舍内的小马扎,坐在上面聚精会神的听着几人口中所讲的故事,虽然这些人讲故事的能力不咋样,但是这并不妨碍陈煜几人对这些故事本身的兴趣。

    就好比赚钱很难,但是你会因为赚钱很难而就变得不喜欢钱吗???明显是不会的。

    就在老兵们讲的兴奋,陈煜等人听得兴起之时,正事,终于是开始了。

    “嘘……嘘……”

    宿舍外传来了两遍尖锐的哨声,这哨声似有魔力,直入灵魂,弄得所有人都有点猝不及防。

    陈煜他们听见哨声后,讲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听的人也被惊醒了过来,没有人问为什么,也没有人问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往外跑,有多快跑多快。

    一分钟不到,基地内的所有受训人员便是全部都集中到了外面,在外面指导人员的口令下,快速整齐的以宿舍为单位,站成了七路,约莫有六七十人。

    并不是所有团都只有五个可以参加培训的人员,有的比它少,有的比它多,每个单位的受训名额也不全在于各个单位的军事实力,还有其他各种杂七杂八的原因,并不是说七零二团的实力足够强,她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受训名额,实力,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已。

    陈煜此时默不作声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们宿舍的人所站的位置是左边第一路,也就是位于整个集体的边缘。

    陈煜的眼睛朝着四周悄悄地瞟着,想要看出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不过很可惜,他什么也没能看出来。

    他们周围除了站着几个之前指导他们站队的人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什么人,而那些人,明显就不可能是来训练他们的人。

    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的站着,没人知道这是在干什么,站军姿??可是他们还有必要训练站军姿吗!!?

    时间在人难受之时总是过的很慢,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在半小时后,总算是有人开始站不住了,有人伸手,有人别腿,也有人左右摇晃,更甚至还有人左望右看着。

    陈煜站在原地,看着周围那些手脚不安分的人,他也是有点想活动活动了,他的腿已经麻了,要是动一动,肯定会舒服很多。

    只是腿脚虽然有点难受,但是现在这气氛也有点不对劲,他虽然想动,但是一想到前世看的那些军旅电视剧里教官训练人的方式时,又有点不敢动了。

    说不定,现在那些教官就藏在哪里盯着他们呢,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些小动作,就引来那些教官对自己的关注,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太浪了,是可能会翻船的。

    只是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早就已经被教官给记住了,而罪魁祸首,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请教的袁朗。

    黎平此时和其他几名教官正站在陈煜他们侧面的大楼上,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那些人的小动作,也是全都暴露在了他们的眼里。

    此时在黎平的旁边,另一个和他穿着一样的人,手机抱着一个文件夹,一会儿看看下面那些乱动的人,一会儿又在文件夹上面簌簌的写着什么。

    “哪个是陈煜??”黎平看着下方的人,面无表情,对着旁边的人沉声问道,声音显得有些冷漠,似乎没有丝毫的感**彩。

    黎平是a大队的人,而老a柔和的一面,一般都只会在同为老a的人面前展现,而此时黎平所问的人,并不是老a的人。

    这人身上的军装和陈煜他们身上的军装并无两样,同样为深绿色,唯一不一样的,就是肩上的肩章,他身上的肩章,显示着他的身份,一毛一,少尉。

    这个少尉没什么特别的身份,他只是这次师部派来专门负责配合黎平他们开展训练的普通军官而已,俗称,打酱油的。

    少尉在听见黎平的问话后,目光立即仔细的在下方正在站军姿的那些人当中搜寻了一下。

    “诺,那个,”

    少尉指着陈煜的方向,对着黎平说道。

    “就是站在左边第一路第五排的那个人。”少尉说完后就又很自觉的闭上了嘴,这倒不是因为他沉默寡言,而是因为在他来之前,他的上级就已经告诉了他,这次他过来就只是负责帮忙的,别的一概不用管,也不能管。

    本来他还很是好奇为什么会有这种命令下达下来,既让他帮忙,又让他什么都不能管,不过他这些好奇,在见到黎平几人后,就全都消散了。

    不是因为他认识黎平等人,而是因为在黎平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压力,这种压力,也许叫作杀气更为合适。

    杀气,没杀过人的人是不会拥有的,而杀过人的人,身上都会不自觉的带有一点这种杀气。

    正因为他在黎平几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所以他才很是自觉地配合起了黎平将要进行的训练计划,因为他知道,带有杀气的军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军人。

    “嗯,”黎平顺着少尉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了一动不动的陈煜后,轻微的点了点头。

    “他还没有动过吧?!”

    旁边和黎平穿着一样军装的人抬头看了一眼陈煜后,点了点头说道。

    “嗯,还没有动过。”

    这人的声音和黎平差不多了多少,一样的不带有丝毫的感情,仿佛一个冰冷的机器似的。

    旁边那少尉听见这声音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每次听见这种机械似的冷冰冰的声音,他就有种这人根本就不是人的感觉。

    不过黎平和少尉不一样,对这种声音,黎平产生的感觉也许是叫做亲切。

    抬手看了看表,距离陈煜他们出来集合之时,已经有了一个多小时了。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

    说完,黎平便是带头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