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犹豫】

    ps:章节被屏蔽了,改了也没合格,后面会再改,希望这章不会被屏蔽。

    希望亲们多多支持,求订阅!

    燕京大学,图书馆。

    李想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一行行文字出现,伴随着键盘敲击的声音,噼里啪啦,码字飞快。

    故事就那样继续进行着,被如同猎物一般捆着带进了书院,等着他的就是无尽的折磨和改造学习。

    痛苦的深渊里面开始挣扎,甚至是想要过死亡。

    ……

    林单就那样被拉着走,走出了禁闭室,接着是楼梯,然后长廊一排的门口挂着电击治疗室,心理咨询室的名字。

    就在那上楼的时候,林单趁不注意,使劲一踹,挣脱那两个男医护人员,疯狂地冲向楼道,要直接撞那个楼梯拐角。

    他要死,要自杀!

    “拦住他!”

    那两个男医护人员直接上前抓着林单,就那样死命地拖着林单往一间治疗室走去。

    “啊,放开我!我艹你们全家,你们放开我!”

    ……

    就是这样的残酷折磨,让林单想要自杀,可是自杀都没有机会,而且就算林单自杀后,依旧逃不过折磨,被按着伤口送到医院包扎,然后就被直接送回来,院长杨宏开一边电,一边问

    “还敢不敢自杀了?”

    林单整个人就在挣扎,最痛苦最真实的电击,“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尖锐的声音如同一把尖刀把一切都给划破,撕得粉碎。

    “啊,爸爸,爸爸……啊!”

    林单浑身颤抖,尖锐凄厉的哭声就那样一直喊着,绝望无助地喊着,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来救他。

    救救他,爸爸!

    “爸爸……啊啊……”

    那一声声凄厉无比的尖叫声,痛苦哭喊声像是一把刀子在撕裂,鲜血淋漓。

    林单痛苦极了,不是麻,他只觉得浑身像被针扎一样的痛苦,痛苦到让他想死。

    “啊爸爸!”

    那哭喊声越来越嘶哑,越来越绝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在呼喊,在求救,整个声音都像是要哭嘶哑一般。

    他就那样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发自灵魂深处的哭喊声和惨叫声,声音都已经嘶哑,痛苦的声音就在电击室里面回响着。

    “啊……啊啊……”

    那哭声,惨叫声真的是一把把刀子在杀人。

    一刀又一刀!

    可是没有人来救他,没有人。

    “不要……不要……”

    “啊!我……错了,错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

    坐在李想身旁的男生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就那样直直地看上面的那一行行冰冷的文字,就像是鲜血一样在他面前铺陈开来,浓烈的血腥味让他头皮发麻,浑身发冷。

    男生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好像看见那个饱受折磨的少年,看到了那个在一个人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绝望,每一个字都让他心寒,他不知道自己如果经历这样的事会怎么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般残忍的事。

    人就像是畜生一样,活着,被折磨着,改造着……

    也被驯化着。

    男生起身准备离开,他不想再看下去了,因为这真的太残忍了。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直接催李想快写,赶过来一边学习,一边看李想码字,第一时间失道故事后面的发展,虽然说这样的故事他已经在网上失道会是怎么样的结局了,但还是十分好奇,

    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男生转过头不再看,看着自己的书,但是他眼前一直出现的都部是书院里面的那些惨声,实

    在是看不下去,心也无法平静,只能起身离开,面色凝重,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态来看那些事,看李想的这部说。

    李想并浸有在意男生的离去,一开始男生出现在他身后催他快些写的时候,他就觉得十分尴尬,现在也只能尽量不去在意男生,他现在一心都只有这个故事,只有林单的命运。

    ……

    故事进行中,李想这边也要和出版社那边沟通确认,之前张琳就想知道李想下一部书的计划,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想居然会想要写这样的故事。

    应该说不是写这样的故事,而是将那现实摆在明面上,虽然说早就已经摆在明面上了。

    “李想,新书写这个题材会不会过于敏感?”

    作为出版社的编辑,张琳自然要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李想直接说道:“如果时代这边不打算出版,我会另外找出版社的。”

    这话一出,张琳立马就急了,赶紧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担心这……”

    毕竟是敏感的事,有可能会被说是故意拿这件事来炒作,太过敏感的事虽然说不完全会被出版社禁止,但终会还是会有一定的影响。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正常。”

    李想知道出版社这边的犹豫,他也知道这件事本身就挺敏感的,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敏感才应该被提及和关注,不能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没了下文。

    不然,还不知道下一个死去的又将会是谁!

    下一个被杀死的又将是谁!

    张琳看了一眼李想,端起桌上的咖啡,犹豫了片刻,不禁说道:“你这边写这个故事,最好还是克制一点,有些内容不要太过激。”

    话虽如此,但张琳看了李想已经写的那部分稿子,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那样内容已经刺痛了她的心。

    只是出于编辑的考虑,有些事她还是要和李想说,要不然这本书真的万一出版不了那就是

    很可惜的一件事。

    张琳心里真的就是这么想的,虽然犹豫,但她的确是很佩服李想居然会想到这样的故事,而且还十分有深入地将故事情节处理得更好。

    这样的事的确是应该被更多的人知晓。

    “李想,你真的要注意一些,不要太过激,既然你已经打算写这个故事,写这部小说,那最好就贴近现实,不要太过于夸张。不然后面肯定会有麻烦。”

    “夸张?”

    听见张琳的话,李想忍不住笑了,摇了摇头,真的觉得这话有些可笑。

    李想望着张琳,正声说了一句

    “夸张的是世界,并不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