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时间牢狱

    待雪沫一行人全部回到梦儿城已是天明,而通过这场奇袭,边境也得以暂时安然无恙,而雪沫一行人也可以安心的放下心底的大石头等待着朝廷大军的到来。

    “夜尽天明,夜尽天明呀!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雪沫姐姐。”

    “就是就是,子兮妹妹说的是,为了这一场奇袭,我们可是连续七天没好好安眠了,我都忘了睡觉时做梦是什么感觉了,嘿嘿。”

    “对了子兮,问你两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你我诗烟还有守卫在稷下学院的子夜都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们可曾想过要回到我们原本的世界里去呢?”

    “雪沫姐姐,我不知道你和子兮妹妹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对于我王诗烟而言,我不想回去,是真心不想回去,在原本的世界里,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打工妹,工作与生活中永远得不到别人的认可,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爱上游戏,而在游戏里,我找到了自己,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你们知道吗?在游戏里,虽然偶尔也会被队友批评,但是我得到更多的是赞许和认可,同时也得到了很多人的爱慕,这是我在生活中从未有过的感觉,生活带给我的除了压力就是难过,可游戏带给我的却是快乐。”

    “我也赞同诗烟姐姐的说法,在游戏里,我想干嘛就干嘛,不像在生活里那样,更重要的是,游戏里认识的朋友哪怕才几天都会关心我照顾我替我扛伤害,这些在生活中从为有过,如今到了这王者世界,我们都和游戏里的英雄成为了朋友,而这些朋友,他们的心我们都懂,不像我们那个世界里的那些个朋友,我们还要一个一个的去猜,所以,我也不想回去,我相信我哥哥也是一样的吧!毕竟回去了面临的也只是无穷无尽的累。”

    听完安子兮与王诗烟的话语,雪沫也是瞬间默而不语,久久不愿抬起自己的头颅,正如二人所说,在游戏的世界里自己确实得到了在外界从未得到过的认可保护与爱慕,而如今自己更是贵为王者世界的天选之子,可以说这些东西比起自己原本世界里的苦累伤痛而言真的是美妙无比,可是自从自己在墨家机关道内经历了死神跳台与镜中的梦幻城的试炼之后,雪沫自己也深切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游戏终归是游戏,终究有过往云烟的一天,而这王者世界与自己原本的世界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王诗烟与安子兮之所以会感觉在这王者世界里比自己原本的世界里过得舒心,那只不过是因为在自己原本的世界里,自己要做自己的主人,所以自己得独自去思考,独自去面对各种各样的风浪,可是在这游戏和王者世界里一切却是不一样,游戏里永远不会担心死亡和压力,毕竟死了最多几十秒就可以从头来过,这局不行又再来一局,这个好友不行删了马上又会有新的好友出现,可是现实世界里一切都不一样,任何一步都是没有回头路的,走对了万丈光芒,走错了万劫不复,这也正是游戏吸引人沉迷的原因,毕竟这个世界,又有几人敢去直面自己的人生和生活的风浪呢,而雪沫却不一样,因为雪沫发现,此刻的自己竟然比在自己现实世界里还要疲累,因为自己在自己现实的世界里背负的只是自己一人,而在这王者世界里自己所要背负的却是整个王者世界。

    “哈哈,从两位妹妹的话语中姐姐瞬间就听出两位妹妹必定早已是荣耀王者级别的人物了吧!不说了不说了,大家都辛苦一天了,如今大事已定,好好休息休息才是王道。”

    “休息???哈哈哈哈,那恐怕你得永远休息了!!!”

    “绝影!尘影!!!”

    “不错,想不到你还记得我两兄弟呀!真是荣幸!”

    “哈哈,怎么能不记得,七日前不能结果你二人性命可是我一直以来的遗憾呀!对于你们这黑暗君主手下的走狗,我苏雪沫恨不得啖其肉,灭其族呢!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忘记呢?”

    “哈哈哈哈,那样的梦想估计你一辈子都没机会去完成了,看到我手中的宝贝了吧!这个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二人的话语一落,众人便一齐看向二人的手中,而此刻雪沫也发现,此刻二人手中竟然拿着一个形状类似自己现实世界金字塔一般的七色三角锥,而自这七色三角锥出现的瞬间,雪沫的心底也是莫名其妙的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绝影尘影,你二人真是不知死活呀!上次让你们侥幸逃脱,你们不好好感谢天地从新做人,这次却拿着个破烂玩意前来送死,那么你们说,今日我苏雪沫是不是该成全你们二人呢?”

    “狂妄!破烂玩意?这是我十二骑士专门炼制的至宝时间牢狱,为的就是有一天对你这种专门克制我们十二骑士力量的人而炼制,你的任何力量在这时间牢狱中都将化为乌有,而你,也将被这时间牢狱彻底的炼化然后成为这时间牢狱的养料,哈哈哈哈...”

    自这时间牢狱一出现,雪沫便感觉到了它的可怕,现如今从二人的口中得到证实,雪沫也是一不做二不休,瞬间自王之神启中召唤出自己的君王权杖,随即转头对着身后的王诗烟大声叫喊到:“诗烟妹妹,若今日我苏雪沫不能归来,你便是沫门的新门主,请你务必带领所有沫门弟子重回稷下学院,还有,务必教会子兮开启手中的戒指。”

    “绝影尘影,来吧!让我苏雪沫好好看看你们口中所谓的时间牢狱到底能有多少成色。”

    雪沫的话语一落,便手提君王权杖向着前方的绝影尘影猛冲而去。

    面对率先像自己二人发起攻击的雪沫,二人有怎会坐以待毙呢?当即,二人也是快速像猛冲而来的雪沫抛出自己手中的时间牢狱,随即快速向后方撤退。

    见二人尽然也畏惧这时间牢狱的力量,竟然主动避开此刻不断扩大并向自己笼罩而来的时间牢狱所化的巨大七色金字塔,雪沫的心底瞬间明白,这时间牢狱克制的不仅是自己的力量,不仅对自己有着致命的杀伤力,对绝望尘影二人也是一样,想到了这一层,雪沫立马心随意动,令附着在君王权杖之上的王之神启化作一只巨大的赤焰金凤,瞬间便将绝影尘影二人抓到了自己的近前,与此同时,雪沫也是重重的将手中的君王权杖插入大地,等待着那时间牢狱的到来。

    “沫门中人,永不言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