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再浪漫一次

    五秒钟,只用了短短的五秒,毫无准备卡内基号便被击毁了所有的武器炮台,然而这时蜂拥的导弹还在继续向卡内基号冲来。

    “见鬼,我说了不要击毁!让所有的导弹自毁。让飞行中队去,还有派出登陆艇...叫登陆艇等我...”

    匹格就这么木讷的站在通讯器前看着对面的表演,巨大的爆炸将它震得东倒西歪,舰桥中所有的控制面板上都爆射出火焰和烟雾,

    当飞船的舷窗外出现一片密集爆炸的闪光时它才惊醒过来。干!我居然被打劫了!

    一个中队十二架由库申人改装的乌鸦战机从小可爱号的机库冲了出来将已经瘫痪的卡内基号团团围住,五分钟后一艘登陆艇也从机库中飞了出来。

    匹格旁边的寇布拉了拉匹格的衣角小声问道:“船长,我们要投降吗?”

    回答是肯定的,失去了所有的武器,连动力系统都被对方准确的炮火击毁,现在的卡内基号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战斗机?恐怕没出机库就会被外面那一个中队的战斗机像打靶一样击落。

    这个该死的肥羊,它就是一只霸王龙,自己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去打劫这个可怕的恶魔。匹格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懊悔。

    但作为一艘巡洋舰的舰长,匹格觉得自己即使投降也应该体面一些。

    于是匹格带着寇布等人正了正衣襟,来到机库准备来一个体面的投降仪式。

    登陆艇其实和鸵鸟号样子差不多,都是通用型飞船,只不过将货舱改成了运兵用。登陆艇大摇大摆的降落在机库中,接着舱门打开却没有人出来,只有两个黑色的小球从登陆艇里滚了出来。

    匹格看着这两个奇怪的小球有些摸不清头脑,但接着两个小球突然炸开,发出刺眼的闪光,匹格和船员们的感光器官瞬间失去了作用。

    “混蛋,这是什么玩意?我们已经投降了,我们要求...”

    袁木才不管那个,神经质的他正沉浸在紧张刺激的登舰作战游戏之中。

    只见登陆艇的舱门再次打开,然后袁木带着杉和琳迅速冲了出来,一下到机库,杉便迅速向机库里停放的战斗机发射火箭,将其逐一摧毁。

    袁木朝着匹格冲了过来,还不停的举枪在朝慌乱的俘虏们射击。

    琳正在和卡门一起费力的将一个大箱子拖下登陆艇。

    整个机库变成一个战场,到处是燃烧的火焰和爆炸的巨响。混乱中匹格捂着眼睛声嘶力竭的吼着:

    “住手!我们已经停止反抗了!我们要求...”

    袁木直接将匹格按倒,也将它剩下的话按回嘴里。接着袁木像拖牲口一样将匹格往回拖。

    登陆艇如同它来的时候那样又迅速的飞走了,战舰上剩下的众人也都慢慢恢复了视力。

    “那是什么?”寇布发现了袁木他们在机库里留下的大箱子,跌跌撞撞跑了过去。箱子上有个数字正在跳动:10、9、8......

    袁木正在登陆艇上趴在舷窗上兴奋的大叫:

    “快点,琳快来看,又要放烟火了。”

    太空中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白色光球,而后逐渐变成红色,几秒之后光球突然收缩,然后消失不见。

    袁木砸了咂嘴抱怨道:“还是在星球上放核弹比较过瘾,太空中只是闪一下就没了。”

    岚和琳都使劲点头深以为然。

    匹格也从舷窗看到了卡内基号是如何变成太空中的烟火。它已经彻底被惊呆了。

    眼前这个男子是不是心理变态?眼前这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它也从未见过一言不合就将毫无反抗能力的对手当烟花放的恶魔。

    ......好像曾经有一个,这个恶魔似乎比那个还要更可怕些。

    直到袁木将匹格带到小可爱号上的临时审讯室的时候,匹格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

    它指着岚和琳失声叫道:“我见过你们,你们是那些绿星人。这不可能!你们还很原始,怎么可能在这里?”

    袁木拉过一把椅子重重的放在匹格面前,然后坐下冷冷的说道:“下面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卡门,你过来认认熟人。”

    卡门矮小的身影才从岚的后面走过来。

    匹格又是一阵错愕:“你是那个卡伦的合伙人!你怎么也在这里?”

    “好了,叙旧的事等下再说,现在不是你问,而是你答。”

    说着袁木右手迅速覆盖上一层甲胄和鳞片,变成殖装后的状态,一柄幽黑的骨刃也弹了出来。

    袁木用骨刃轻轻挑起匹格的下巴问道:“你为谁工作?”

    匹格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就算做梦也不会这么诡异离奇。

    先是一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然后是这个奇怪的雄性生物竟然可以一只手变成其他生命形态。

    跟这些比起来,卡内基号的覆灭似乎都不值一提。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匹格的声音都有些发颤,可惜它没有汗腺,但它的颜色早已经变成了灰色。这说明它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黑色的骨刃轻轻一晃,匹格头顶上的一根触须被齐根切断,然后就是一声悲惨的嚎叫。

    匹格用手捂住头上被切断的伤口,一股黄绿色的液体从它指缝中渗了出来。

    袁木面容冷酷,不带丝毫感情:“我说过,我问,你答。”

    匹格拼命的点着头:“我知道了,我们是海盗,我们只是想抢一票攥点钱...”

    袁木毫不客气,直接将匹格另一只触角也削断。

    匹格再次发出一声痛哭的哀嚎:“我们就是海盗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袁木认真的说道:“我问,你答。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我不满意,你的身上就会继续缺少些东西。我听说虫子的生命力都挺顽强的,而且我们的医疗设备也都不错。你可以试试看能撑多久。”

    “不...我不能说,反正都是死,你干脆杀了我吧!”

    匹格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猛地就要从地上爬起来。接着黑色的骨刃再次在空气中掠过,匹格的脚也被削断。

    它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继续悲惨的嘶吼:“你杀了我吧,你快杀了我......”

    袁木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出去,然后袁木锁上门开始脱衣服......

    匹格趴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疯子,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