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书记的发怒

    车子一路风行,金雨凤开车的技术很好,一路风驰电掣,到地市的人民医院七十公里的路程不到一个小时,看来,这一个月来吗,秦晋影楼她又管内又跑外的,辛苦的车技也被逼了出来,“志高,地市里我爸也有认识的医生,要不要打个电话?”金雨凤听王彩云絮絮叨叨的给她说了,心里也很忐忑,这年轻人那经历过这种事情,平是头疼脑热的就少。

    “不用了,这只是我的猜测,也不一定是对的,只有再问个医生看看,”秦志高坐在父亲的身边淡淡的说,他怕父亲情绪激动,“也可能是我多虑了。”“那要是医生相互包庇呢,那不是害人吗?现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多了。我看那,什么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现在人心不古,所以我们不行多看几个医生,这病可是耽搁不得的。”金雨凤眉头皱一把,原以为战场只在生意上,看来与利益相关的都是战场,不得不防。

    “啊,啊......”秦川望着秦志高摇头,他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医生,那意思是他们理解错了。秦志高点点头,他也希望事情不是这样的,但是急药必有急害。

    车子的一片沉默,大家都不说话了,都在各自揣测,到底社会有流言,还是流言在人间。

    排队、挂号,等候,终于临到了秦川,一个中年医生给秦川检查了身体的状况,不太乐观,问平时都吃些什么药,王彩云才把自己背包里那小山一样的药给取了出来。中年医生一看就乐了,“这都看了半年的药,我看看都是些什么?应该不需要开药的了,慢慢吃就可以了。”

    “这是半个月的药。”秦志高的眼睛盯着年轻的医生不放,想寻求真情。“这怎么可能,半个月的药,那医生是卖药的吧!怎么可能?”中年医生以为他是开玩笑,“是真的,这是我们县里一个专家开的药,说吃完了再按这个就可以治好脑溢血。”王彩云心里也开始发慌了,金雨凤检查完后,推秦川在走廊上等,里面人很多空气不太好。

    “这简直是瞎整吗?怎么会呢,半个月,把药当饭吃,这不是要吃死人的吗?赶紧停了,”中年医生说完,把袋子里药呼啦一下全倒在桌子上,选出两种药,“只吃这两种药,其余的拿回去退了。我给你开个处方,他要是不服,你们可以让他来找我。”

    丹水市医院,秦志高等到了那个专家,想旁人打听,原来是退休返聘的人员,以前还是个科室的主任,医术很不错的。秦志高心里想,可是为什么医术很高,为什么医德这么差,会不会是因为地市里那个中年医生水平不够,可是那胸牌上是医学博士,应该不会错,秦志高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按秩序的挂号等到他,要求退药,那年老专家脸当时就阴沉了,说话很难听“你不按我开的药吃,就只能等死了,要退,只能退一半。”“你会不会说人话,”秦志高也怒了,一把把他从椅子上揪了起来,“你不仅医德差,而且人心也坏了。”“你去问问,我可是这医院的老专家。”老头不服,大喊大叫,“你给我松手。”旁边的一个中年看病的也山来劝他,并去掰开他的手,这个中年人秦志高已经观察了他好一会儿,一直呆在这里,也不像是看病的。秦志高一个挥手,就给他摔开了,王彩云也吓得让儿子算理,可是秦志高已经怒不可遏了。

    “我今天就拖你去院长办公室,我看这事怎么处理。”那中年男子见事情闹大了,忙跑下楼去喊保安,有两个护士在哪里小声嘀咕,“这男的就是那医药经销商,天天都守在那专家那开药,我进去都看见他塞红包好几次了。”旁边一个闭目坐在椅子上挂号等候看病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眉头拧成了山峰,注意听这两个护士的话语。“活该被打,这都是拿得昧良心的钱,你说不救人,也不能害人吧!”

    接着,两个保安冲上了楼来,可是只是几个回合,那保安都被打在地上起不来了,秦志高让王彩云和金雨凤照顾好秦川。

    他老头被揪在了院长办公室,那个坐在椅子等看病的中年人压低帽檐,也跟在后面,有几个医生把围观的群众赶走了,可是看见此人却不敢赶了,惊得忙喊:“姚.....”“嘘,”那人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又指指院长,意思不要出声,听院长怎么说。他在院长办公室找个椅子蜷缩在里面,院长以为是秦志高带的病人,不去理他,冷笑着对秦志高道:“这药我们都退了,既然你相信地市医院的医生你去那里看好了。”“这乱开药是会吃坏人的,你们医院怎么处理他吧,不说清楚,我还要去找报社。”秦志高想到刚才这个医生的诅咒,这是一个医生讲的话吗?“我再说一遍,每个医生的医术不一样,你不相信,就去别的医院去看。”院长脸色很不好看,“去哪里我们都不怕。”估计他心里预感这年轻小子也不敢去报社,报社也不敢乱上报。

    “你们医院就不能鉴定评论吗?要是这样,我看你这个院长也就别干了,我县的子民都去别处看病要你们干什么,是不是该回去种地啊!”椅子坐得人话冷得像把寒刀,所有人都看向他。秦志高也没有想到这里还躲着一个帮腔的。“姚书记,”秦志高一下子也惊呆了。院长也傻眼了。

    姚琳没有理会任何人直接走到了院长办公桌前,院长吓得忙退到一边,姚琳拿起了电话,拨了几个号码,“医药局王局长吗?立即马上派....不,你亲自带两个督查人员来丹水市医院,给我好好的查查,另外把杜院长先停职,全医院开始整顿,院长干不好,就给我全国招聘,我就不行没能人,做医生先考察医德,医德不行的,再好的技术也不要用,打技术招牌私下害人更可怕,即使是个别也不能放松,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旁边几个医生暗暗为姚琳的一顿猛批疼快,彼此私下里眼神、握拳赞扬,铲除害群之马,扬丹水正气。秦志高一开始也看见这个朴素穿着的姚书记一言不发的低着头坐在那里,以为是一个普通的挂号者,原来姚书记来查血压不想引人注意,秦志高心里滚烫。难怪很少看见姚书记上电视,他一直都默默的奋战在第一线,即使生活上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