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整顿

    商貉还是有些迟疑:“咱们带着教里人掺和这些事儿不太好吧?”

    他们之前一直处在,指哪打哪让往东不往西的状态,工具是不能有自己的想法的。

    丹煦对他笑了笑:“二哥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这会儿真想不通?”

    其实不是不懂,但槐筠一向反复无常,教中人保命**便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哪有没事儿找事儿的?

    “为兄弟我不怕死,”商貉道:“可我手下那些弟兄们可不能跟着陪葬。”

    丹煦知道他的疑虑:“只是帮我搬搬人打打杂,不会有问题的。事不宜迟,快点儿。”

    商貉站了会儿,未有动作。

    丹煦抬头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不你跟我下去看看?”

    商貉的嗅觉灵敏,这种味道,不看都能想象,他皱着眉头,指了指丹煦:“真是欠了你的。”

    丹煦笑道:“小妹我多谢二哥!”

    “别,大人您这样我折寿,再有下次我叫您哥儿。”与司乾相处久了,商貉也会学着司乾的样子与丹煦说笑。

    他说着,从怀中拿出一银哨,一吹便有两名黑衣杀手凭空化出,单膝跪于商貉面前。

    商貉道:“传我令,集结两百人来此。”

    话刚落,两名杀手化作青烟而散。

    这银哨是目前修者组织中多用的联络方式,这二人只是吹响银哨后法术造成的幻象,他们的本体所在为青龙宫的“联络阵”中,只要哨吹响,便可触发法阵,暂时地将阵中人的影象投于吹哨人面前,交谈时也如真的见面了一般。唯一的缺点就是,联络阵中必须要一直有人。

    丹煦打趣儿道:“值班还蒙面黑衣啊。”

    “职业素质嘛。”

    “可以啊,多久能到?”丹煦问。

    “半个时辰。”

    “别浪费时间,咱们先开始干活儿。”丹煦把自己的面具给了商貉:“带着。解决一点是一点。”

    商貉被地坑里传来的这股味儿熏得难受,但也还担心丹煦:“你给我了,你呢?你现在功力尽失万一被传染了怎么办?”

    此时当煦已经向山谷入口走去了,背对着商貉边走边挥挥手,示意他不用担心。

    商貉也不矫情,戴上面具走在了丹煦后面。

    希尔与克雅见他们两人走来,走上前去迎。

    丹煦道:“我想咱们先把还活着的人抬出来。”

    她看看克雅:“这山谷原来是干什么的?”

    克雅道:“关押死刑犯的地方,我能求到这点地方已经尽力了。”

    丹煦站在风沙里眯着眼睛:“你别太介意我之前说的话,是我太武断了。”

    克雅脸上有泪痕,丹煦这样说着更惹得她眼眶又湿了:“大人您说的是对的。我……我定会尽全力帮助您。”

    “已经全部住满了吗?”丹煦又问。

    “还有另一边的牢房还空着。”克雅道:“这地方还算大,全部容纳五六千人不成问题,可医者太少了,他们既要研究药方,还要给患者熬药上药,真的照看不过来。”

    说着她看看希尔,又转头对丹煦道:“还望大人勿要责怪他们。”

    多说无益,丹煦点点头:“这样吧,你们俩去先去将另一边的牢房打扫干净,我和二哥下去,将尸体抬出来。”

    “稍等。”希尔道:“护法大人有所不知,瘟疫十分可怕,即使只是摆了尸体的土地,也可能会传染。”

    “你有什么办法吗?”丹煦道。

    希尔道:“我们会用麻布将尸体裹起来烧掉。”

    “麻布给我。”商貉道。

    希尔点点头,他见丹煦的面具给了商貉,便道:“我这就回去拿,稍等一会儿,我再带一张面具来。”

    丹煦道:“一张可不够,两百张有吗?”

    希尔细长的凤眼都瞪圆了:“两……两百张?”

    丹煦点点头,眼神中透出些自豪:“没有就将棉布裁成能盖住口鼻的大小吧,最好能够一人两块,双层的安全些。”

    “好。”希尔燃起了希望,两年了,终于不再是他们孤军奋战了。

    希尔走后,丹煦对克雅道:“咱们别闲着,你说的空着的地方在哪儿?”

    “就在旁边,不远。可……可也是地坑。”克雅道。

    翻来覆去也就这条件了,丹煦无奈:“也只能这样了,等鬼君回来,我会向他禀报此事,再去申请好一点的屋舍安置病人。”

    三人来到了另一个地坑中,这个地坑比之前的大了两倍,其中也是一间间的铁牢,每一间的空间也大了很多,因为没有存放东西,地上没有稻草,点了壁上灯后,一眼望去,就能看完。

    丹煦边走边看着:“这儿还行。”

    克雅道:“先前的地坑刚开始也是这样的,可每天都有近百人死去,光是把尸体搬出,就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根本没人愿意干这活儿。渐渐的就变得脏乱……最后到了现在的样子。”

    人是会随着周围环境改变的,即使瘟疫不会要人命,可天天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也会让人丧失生的希望。

    “想要改变一朝一夕是不肯能的。但不能放弃。“丹煦道:“二哥,麻烦你发几掌将这些铁栅栏全打碎,然后搬出去。”

    克雅忙来阻止:“大人,希尔说病人们必须隔开。”

    “用铁栅栏是隔不开的,没有墙的话,咱们可以用毛毡来隔开。”丹煦道。

    用厚厚的毛毡布,既可以保暖也可以防止老鼠进来,缺点就是不透风,不过地坑中也没有通风可言。

    商貉抽出背上长刀,丹煦牵着克雅站到了商貉身后。

    商貉将刀横执,随后用力一握,长刀散做轻烟,那黑色烟雾飘出,途径之所,无声无息,快速绕过地坑中所有地方后,轻烟又汇成长刀形状,回到了商貉手中。再看地坑中,所有的铁栅栏、镣铐全化成了铁粉,地上积了厚厚一层。

    商貉又将长刀收回了背上的布袋中。此刀名为‘硝烟’,任何兵器用至出神入化便是人与兵器合二为一,能幻之即出,挥之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