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宝黛钗合一

    后院,虽不如前院宽广,但胜在布局精致。

    窄窄的一方水池,横亘在后院石阶之下,一气儿从那西墙脚下流出去了。

    池边有一亭子,视野宽阔,名为“望月亭”。东边一排长廊,与望月亭相对着一栋阁楼,名为听雨楼。

    贾宝玉与黛玉、宝钗三人登楼步阁,上了听雨楼,黛玉立马便被这上面风景所吸引。

    她松开贾宝玉的手,走到栏边,任由春风吹动她耳畔的一缕秀发,将手放在红漆木栏之上,亮晶晶如碧波清泉的眼睛当中,折射着她所看见的风景。

    宝钗也走到黛玉的身边,将下方的景致全部收在眼中,不由自主吟道: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两位绝代佳人,一个钟山川之毓秀,一个遗日月之仙资。

    从贾宝玉的角度看去,她们的美丽,似乎就与那天地之间的春色,慢慢融为一体。

    贾宝玉没有开口惊扰这份美丽,只是静默的走上前去,与她们共赏这片美景。

    过了一会,贾宝玉没听见宝钗继续开口,便接叙道: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宝钗和黛玉同时转头瞧了他一眼,似乎在思量,贾宝玉最后一句,是否是在对自己所说。

    不过贾宝玉站在中间,她们的目光,就不可避免的与对方撞到一处,然后立马转开,都不想让对方看出自己的心意。

    随即黛玉心中便开始疑惑:我拟将真心托付,生死贵贱且不论,但有此心也就罢了。怎生她亦作出这般神色?

    宝钗心中亦想:我不吟下阙,正知不合时宜,却不知道,他接续吟出,心中所对,是我,还是她......

    于是在这阁楼高处,两个人儿,同时陷入自己的情思。

    贾宝玉似有所觉,再次牵起她们的手来,未曾遭到拒绝。

    如此良辰美景,伫倚斜阑,迎着微风,和自己喜欢的人共赏美景,意境虽令人留念,但终究久站无趣。贾宝玉开口,笑问:“妹妹可喜欢这里?”

    黛玉只偏头,目光悄然落在贾宝玉另一边,发现宝钗一只手居然和她一样也落在贾宝玉温厚的手掌之中,她眉头轻皱,微微挣脱自己的手,然后道:“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

    黛玉何等细腻,在贾宝玉吟出那句诗之后,氛围已不一样。他再与宝钗牵手,自然不能与之前姐弟兄妹之间的拉手意义化为等同。

    “若是妹妹喜欢,往后我便邀妹妹常来,就在这里,白日同赏这无边春色,夜晚共数那漫天繁星。”贾宝玉畅想道。

    黛玉听了,只把心思一转,只觉若是这样,人生当是何等美妙幸福。

    只是......

    “那,宝姐姐呢?”

    黛玉忽仰头,看着贾宝玉,认真的道。

    呃。贾宝玉的恬然之色顿时滞留脸上。她只觉得这一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是了,曾几何时,这是宝钗原模原样问过他的话,如今,却换了角色,被黛玉当着宝钗的面问了出来。

    瞥见宝钗黯然低下的螓首,贾宝玉不敢迟疑,立马道:“那,若是宝姐姐也喜欢,我自然也得邀她常来,她是咱们的姐姐嘛,有好事当然要一起分享,那样才有意思......”

    黛玉顿时恼怒的看着贾宝玉,一转身,走到走廊的拐角,背对着两人,不想再和贾宝玉说话。

    从来才子佳人,两情相悦的海誓山盟、花前月下,都是只有彼此两个人。

    若有三个,那成什么了?

    到了此时,黛玉再如何笃定宝钗是个听话的乖宝宝,不会做像她一样离经叛道的事,也不禁怀疑,她和她一样,与贾宝玉私定终身了。

    可是,她明明才刚将对宝钗的戒备和怀疑放下没多久,又要叫她拾起,真的让她很难。

    见黛玉赌气离开看那边的风景去,贾宝玉苦笑一下,回头看向宝钗。宝钗也正望着他,眼中的神色,是委屈,和询问。

    她该怎么做?

    贾宝玉拍了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没办法,谁让宝钗先知道黛玉,而黛玉不知宝钗。所以,宝钗在其中,定然要受一点委屈。

    而黛玉早知道一步,她就会少受一点委屈。

    宝钗的事,贾宝玉从始至终都没打算瞒着黛玉,因为没有必要。

    黛玉连正在与他定亲的叶蓁蓁都可以不在乎,又如何会容不下宝钗一人?

    他若是一直瞒着黛玉,对她才是最大的不信任和伤害。

    所以,他早就决定若是时机合适,便向她坦白。

    本来没打算是今日,但既然话已到此处,又只有他们三人在此,便不妨让她知晓。

    因郑重的牵着宝钗的手,再次走到黛玉身边。

    黛玉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神色,此时无需多言,她已然明白。

    本来心里就委屈,便哭道:“你这个狠心短命的人,既已和旁人定了亲,又何苦再来招惹我们,难道我们便是那无根的浮萍,只能任你这浪子欺凌?”

    此话一出,宝钗也深有同感,亦不免落下泪来。

    贾宝玉一叹,黛玉此话,只是唯心之言。事实上,他是先得了她的心,再被人定亲。

    当然,这是不重要的。

    因为他知道,若是他定了亲便不再招惹她们,那才是真正的负心薄幸,辜负自己与佳人一生。

    定了亲,他唯一失去的不过是一个名分而已。但是她们还愿意付出她们的真心,便足以说明,她们为了他,可以放弃争夺那所谓的名分!

    虽然她们都没这么说出来。

    可是作为一个异位面穿越而来,传说中的天命之子,他如何甘心受这平庸男人才会遭受的束缚?

    在这个男权至上的时代,只要他能够青云直上,且有真心,最后便一定能给予她们想要的。

    地位、名分和宠爱。

    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说起来尊极天下女子,但是除了皇后一人,其他无论是贵妃还是皇妃,不过也都是“妾”而已。

    他虽不敢妄想可以给她们如此高的尊荣,因为他的心没那么大。

    不用太多,只要他能够恢复祖上荣光,便足矣给她二人足够的荣耀。

    不过,这些都是他自己的思量,还是很遥远的事。而宝钗、黛玉皆是灵秀的女子,不应该拿如此粗鄙、世俗的言论去玷污,去挽留。

    面对如此多情女儿,只需要用青春少艾喜欢的方式则可。

    他揽过宝钗,又环住黛玉,在她象征性的挣扎之中紧紧将她依偎过来。

    双手将她们环住,用自己的体温和心跳,述说自己的心意,然后用充满歉疚和怜惜的声音,缓缓念道: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两人哭泣骤缓。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二人缓缓抬头。

    如此婉转优美的句子,岂不正合了她们此时的心境?

    贾宝玉低头,将她二人的神态收入眼中,清秀俊逸的面庞上,满是爱意。

    手中紧了紧,他深呼一口气,怅然诉道:“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与薛林相决绝,徒叫生死......作相思~!”

    华而不实的山盟海誓,苍白虚假的浓情蜜意,只能哄骗心灵浅薄,愿意被欺骗之人,且只能欺骗一时。

    唯有情真意切的真心倾诉,方能动薛林二女之心。

    此刻,微冷的春风吹上阁楼,却吹不散贾宝玉与她们紧紧贴在一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