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座右铭与肥羊(3900,求订求票)

    陈文曦点到即止,飘然离去。

    她和西门镜并无深交,可也知道对方身为学院中地位仅次于老师的四转境学员助教,和史清、宋语心一样,都是被高层抱以厚望的灵御修者。

    大半年后的灵道之战是全球灵御界的一场盛会,对于各方而言,也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

    她提点西门镜,更多是想为学院保护人才。

    “破解十大未解之谜,石破惊天,成为中陆新生第一,在组织中的地位想来也会越来越高吧。”

    “毫无疑问,招惹了周越,就等于招惹了那个神秘的幕后组织。”

    陈文曦心中感慨。

    不知不觉间,周越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不仅仅是组织代言人那么简单,更是组织的象征。

    “不到十天,再加把劲!一定要完成侦探师考核!不能辜负组织对我的期望!”

    ……

    西门镜指尖轻轻扣击着桌面,标准的路人脸上渐渐浮起一丝荒谬。

    “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美女老师,竟会暗示我不要去招惹那个新生?”

    “哦,不,这根本就已经是明示了。”

    “周越,你凭什么能让陈文曦这么重视?”

    西门镜目光扫过问询台上还没来得及归置的书籍和芯盘。

    《念修七日谈》?

    西门镜嘴角浮起一丝自嘲,这本漫画他也看过,真要有什么玄机早发现了。

    “也就是说,他这二十个小时里,都在忙着学习[念力移动术]?只用一天不到,应该能排进前一千名了。”

    西门镜打开面板,通过系统寻找到[念力移动术]的学成时间历史排行榜,直接下拉至100名左右。

    很快,他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西门镜,耗时11小时43分钟,排位第124名。

    “第124?记得两年前还在120名以内。”

    西门镜直接向下扫去。

    他越看越觉得古怪,已经看到将近1000名的地方,依然没有看到周越的名字。

    似乎也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找下去了。

    至于一百名之前,更没有必要查看。

    那些都是学成时间在10小时以内的怪物,周越可是在修行室里足足耗费了20个小时。

    “难道用了假名?不会,他应该知道这没什么意义。只有一种可能……他没有学成。这位新人王的天赋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嘛,那本漫画应该是他提前为失败准备的遮羞布。”

    西门镜关闭面板,身体向后倚住座椅靠背,陈文曦临走前那席话带给他的焦虑感淡去不少。

    可紧接着,另一股焦虑从他心底生出。

    “这么说来,这位周学弟倒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一个有足够自我认知的人,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万一他反悔……”

    忽然间,空气一阵晃动。

    一条灰色蟒蛇凭空浮现。

    咻!

    生有双首的蟒蛇迅速向上游走,缠绕上西门镜的脖子,两只蛇头同时朝他喷吐着蛇信。

    “呵呵,别闹了馋团。怎么,还想吃学城小吃?”

    “不行啊,你现在已经进入灵食阶段,杂食一定要少吃。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嘛,一周最多只能吃上一次。”

    西门镜微笑着抚触起自己的契约伙伴,心底却生出异样。

    他能感应到自己这位伙伴突然间变也得有些焦虑不安。

    “喂,你一条整天吃吃睡睡什么都不用烦的奇迹灵蛇,有啥好烦的?”

    ……

    傍晚时分。

    永夜之诫尚未降临。

    如火的夕阳从天边,一直烧到新生公馆中央的那座华美高阁。

    冯勇德左手各提着一个大蒸笼,神色古怪地出现在华阁顶层的阳台上,随后闪身进入套间。

    “公子,晚饭买回来了。”

    周越正在写着笔记,耳边传来冯勇德把蒸笼放下的声音,他没有回头,“认识西门镜吗?”

    冯勇德脸上浮起复杂:“当然认识。学院十大助教之一,灵御学员,曾经也是风云人物,奈何生着一张路人脸,经常被忽视。”

    周越停下手中动作:“关于他的事迹,你整理好了,发给我。”

    “是。”

    冯勇德也不多问,告辞而去。

    周越对着笔记本一阵抓耳挠腮,他正在写关于寄养舱的“用户体验”,也是他答应唐小白的作业。

    要不是今天刷榜时看到唐小白的名字,这事差点被他忘记。

    “明霄宇这家伙也不知跑哪去了,说好的帮我代笔的。”

    周越对于写这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实在头大,“不写了,先吃晚饭!”

    小剑又一次闭关了。

    黄恢宏被周越打发出去暗中协助王成亮破案,身为一位混迹江湖多年的老牌线人,吃什么自然不用周越操心。

    对于它,周越准备长期放养,毕竟可以少一张嘴。

    黑无常依旧蜷缩成像一只球,似醒非醒,叫它也不应,不过伸手触摸它时,明显感觉到毛皮下方有一道道气流疾速奔腾,在这些气流的作用下,它的皮毛愈发蓬松柔软,令人爱不释手。

    周越也搞不懂为何京城黑猫的质变进化会是这样。

    总而言之,如今能陪周越共进晚餐的,就只有小麻团和二叉了。

    周越坐在餐桌一端。

    小麻团和二叉围着餐布,坐在另一端。

    周越释放念力,打开冯勇德带来的那两个大蒸笼,将近两百贡币的餐费也已经转给了冯勇德。

    “开动!”

    周越说完,高举筷子,夹向自己面前的一笼虾饺。

    “恩主万岁!开动!”

    小麻团学周越的模样兴奋地高举双翅做着餐前仪式。

    二叉虽然闷不吭声,可也急匆匆地飞进它那份堆积如山的食物中。

    呱唧呱唧的咀嚼声回荡在套间中。

    周越刚吃完半笼虾饺,突然发现对面安静下来。

    他抬起头,猛地一怔。

    小麻团正半躺在蒸笼里,捂住圆滚滚的肚皮,含情脉脉、意犹未尽地凝视周越。

    二叉则立起身,昂起头,掀起鞘翅,对着周越做起标志性的不倒翁动作。

    真正让周越心头狂跳的却是两个小家伙面前堆积如山的食物已然空空如也。

    那可是六笼虾饺、六碗蟹黄牛肉面、四个三层汉堡、四碗深海鱼肉汤以及两大盒咖喱大虾饭啊。

    每人一份,不多不少。

    周越脸上挤出笑:“你们都吃饱了吧?”

    小麻团羞涩道:“那个……本鸦还差一点点。二叉哥给估计也是哦。”

    周越深吸口气:“还差多少?”

    小麻团看了眼二叉,愈发羞赧:“差的不多。全部都再来半份,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周越脸上笑容逐渐消失:“你说啥?”

    小麻团望着周越:“恩主,本鸦是不是吃得太多啦?”

    “怎么会,既然来到我这,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我的座右铭只有两个字,管饱。”

    周越拍着胸脯道,内心并没有搏杀太久,微笑着将自己的大部分食物推到两个小家伙面前。

    看着二叉和小麻团继续风卷残云,周越目光有些迷茫。

    这些日子来,二叉的食量一直在涨,如今一顿已能抵得上三四名成年壮汉。

    至于小麻团,别看它只有巴掌点大,食量竟也极其惊人,丝毫不输二叉。

    一个是拥有太古世界分身的妖王二叉。

    一个是拥有背城血脉的厄运之子小麻团。

    它们具备这样的食量,周越勉强能够理解。

    毕竟后悔已经有些晚了。

    光是它们的口粮,就让周越花钱如流水。

    更别说周越还有一头正在沉睡的超凡种剑术风螳螂。

    以及即将进入灵食阶段的京城黑猫。

    周越怔怔看着面前空荡荡的餐盘,俨然看到了将来日子里无底洞般的财政支出。

    “挣钱!挣钱!一定要多挣钱!”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显示为一个陌生号码。

    周越面色一喜,赶忙对小麻团做了个嘘的手势:“轻点声,肥羊上门了。”

    手机接通。

    西门镜的笑声传来:“周越啊,我是西门镜。学长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不负所托,成功说动王海波,答应了你的挑战。明天上午十点,擂台馆,记得准时来。”

    周越脸上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多谢学长,不过……我突然改变主意。我不想挑战了。学长晚安。”

    “什么,改变主意?”西门镜声音一顿:“这才几点,晚什么安!你等等,先别挂电话!”

    沉默了大约两秒,西门镜恢复平静,语速放慢,笑呵呵道:“学弟,你确定吗?你如果赢了他,将会获得大把的贡献值奖励。其实,王海波那边也是不太想比的,你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口舌啊。不管怎样,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周越笃定地道:“确定。不管怎样,多谢学长了。”

    说完这句话时,周越明显感觉出手机那头呼吸急促起来。

    虽然掩饰得很好,可还是泄露出一丝。

    随后周越挂断手机。

    他将手机放在桌上,开始看时间。

    十分钟过去,手机没有响。

    周越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并不着急。

    半个小时过去,手机依旧没响。

    不过周越却收到了冯勇德的信息,将近一个小时里,冯勇德动用他在学院的人脉,将西门镜的各种事迹,甚至一些鲜为人知的轶事全都整理汇总出来。

    周越很快看完,眉毛轻轻一剔:“这位西门学长真不简单呢。坑人无数,怨声载道,偏偏没人敢来找他麻烦,甚至还当上了学员助教。他之前应该也觉得我很好搞定吧,这才大意失荆州。”

    “这位西门学长想必已和王海波达成了某种类似的协议,或者说是交易,从王海波手里捞了一笔。”

    “现在我取消挑战,违约的责任便会落到西门镜头上,除非反过来求我。”

    “他会是选择保住那笔钱,还是选择保住面子。”

    周越慢条斯理,不急不躁地等着。

    他十分笃定身为灵御的西门镜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又过了十五分钟,手机铃声终于响起。

    周越慢悠悠接通。

    西门镜稍显复杂的笑声传来:“是我小看你了。说吧,新人王,你想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应战?”

    周越笑笑:“不知学长从王海波那里,总共赚取了多少贡币?”

    西门镜语气微凝,随后轻松道:“不多,还不够你塞牙缝的……”

    周越打断:“要我去和王海波比斗,也可以。你从王海波身上捞到的那笔贡币不能独吞,分我五万。”

    手机那头传来一阵冷吸:“学弟,你逗我吧?王海波就一穷光蛋,怎么可能给我这么多贡币?这样吧,我分你一千。“

    周越叹了口气:“四万,不能再少了。”

    “新人王你也太狠了吧,两千,不能再多了。”

    “三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再少我就挂电话了。”

    “好了好了,五千吧。新人王同学,别再讨价还价了。”

    ……

    一个时过去。

    周越口干舌燥地放下手机。

    叮。

    身份卡显示收入贡币18888。

    当然,他也依照西门镜的要求,在手机里对心境发誓,绝不会违约。

    周越手一招。

    已经快睡着的小麻团旋转着飞入周越怀中。

    周越长叹口气,轻轻摸索小麻团柔软的毛羽,从圆滚滚的肚皮一直撸到脖子,小麻团舒服的闭着眼睛直哼哼。

    “恩主……你干啥……嗯哼……好舒服。”

    周越抹了把冷汗,幽幽道:“此人实乃我平生罕见的杀价高手,无论技巧、耐力还是持久性,绝对能和老家解放东路上卖干货的刘大妈母女有得一拼啊。”

    小麻团哪里听得懂,更不认识什么刘大妈母女,光顾着哼哼:“……好舒服。”

    二叉也飞落周越掌心。

    周越反手拍了拍二叉,低声喃喃:“好在我也不是弱手。一万多贡币也就你们大半个月的餐费而已,还是得想办法把利益最大化。”

    冯勇德发来的那条有关西门镜的信息再度被周越翻出。

    他仔细看了一遍,闭目思索。

    片刻后,周越睁开双眼,微微一笑,反手拨通了西门镜的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