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刘伶醉 (三更)

    据说在婚礼上,作为伴郎的王勤表演了不下三十种绝活为大家助兴。

    之所以是“据说”,是因为现场不让录像,而大家回去和自己的朋友一说,难免更加夸张……

    可大家印象最深的,却还是王勤和万熙的千杯不醉、超级能吃,还有三口一头猪……

    从前的王勤永远是饭局的核心,现在万熙则逐渐取代了他的位置。

    或许一个糙老爷们表演三口一头猪,和一个青春靓丽美少女表演三口一头猪有些不一样吧……

    还有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周美把自己嫁到任涛家以后,她那间小房子没人住了,索性直接租给了王勤,象征性的收了些租金。

    这下王勤和万熙算是有了自己的小窝了。

    不过他们还没住上几天,王勤就被招回了军区,黑芒要开始训练了。

    也不知道楚还天是怎么想的,干巴巴的说了一句:“你们黑芒恢复训练吧”之后,就再没了声音,态度非常不明确。

    除了王勤的徽章之外,魏虎等人的徽章一直也没要回来,所以他们心里没底啊,这“冷板凳”到底是“离没离屁股”啊?

    这话也不好直接问

    可练什么呢?楚还天没给他们下什么训练任务,只说了一个练字,就没再搭理他们,这怎么办?

    魏虎愁的直挠头皮!

    最后,魏虎敲定了一个非常硬核的训练方案:

    打架!

    因为这对王勤来说太容易了,所以,大家决定车轮战!

    就这样,五个“二愣子”歇歇停停打了一小天,除了王勤,都鼻青脸肿累的像死狗一样……

    第二天,大家决定群殴王勤,这下王勤赢的比较费劲……

    第三天,大家决定拿上武器,让王勤空手……

    第四天,大家决定换成刀子,让王勤空手……

    第五天,大家决定用枪,让王勤用刀……

    第六天,大家决定不打了,歇一天……

    第七天,算了,再歇一天吧……

    王勤经过这几天的“训练”真的感觉自己的拳脚功夫精进了不少。

    魏虎他们也觉得自己抗击打能力提高了不少,这种训练真的很有效果……

    打断王勤享受实力提升的快感的事情,来自公安局,万熙被抓了……

    没有王勤陪着,万熙又干起了老本行,现在她偷起东西来更得心应手了。

    可她的习惯依旧没变啊,每次偷完不被人发现就感觉少点啥,被发现之后要是躲起来了就感觉是自己怂了一样。

    所以,万熙被警察逮住了……

    万熙很不客气的把王勤捅了出来,说他是自己的“监护人”,自己偷东西有一半是他的责任。

    王勤很无奈啊,他知道这只是万熙的“兴趣爱好”而已,这有什么办法呢?

    可因为两人现在身份的特殊性,万熙又不想从军,所以经过上级们的深思熟虑,决定还是让王勤看住万熙。

    不过要求是,两人必须早晚都来队里报道,如果不来报道,必须提前说明情况,否则将会被关禁闭!(好严重的惩罚……)

    即便是这样,王勤也没有彻底抑制住万熙偷东西的“本能”,只要俩人上街溜达一圈,万熙必定会顺点东西回来……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王勤和万熙迎来了他们变异后的第一个新年。

    除了电视上磨磨唧唧的联欢晚会,和城市里随处可见的红色彩灯之外,王勤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过年,也没什么意思嘛……

    令王勤没有想到的是,晚上的时候,他的父母竟然冒着大雪过来了……

    “我们跟领导请示过之后才来的,你放心,就吃个年夜饭,不耽误啥事的……”

    王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幸好万熙机灵,她将两位老人让了进来,态度亲热的很。

    “叔叔阿姨先暖和暖和,王勤,还不快倒杯热水。”

    王勤松了口气,赶紧跑去倒水了,简简单单的两杯水,他倒的奇慢无比……

    不一会儿,万熙就走了过来,她趴在王勤耳边小声说:“没关系,有我呢。”

    说完,她就端着水回去了。

    王勤叹了口气,磨磨蹭蹭的走回了客厅,坐到了老两口的对面,觉得有些不对后,又往旁边挪了挪,总之是越挪越远。

    王勤父亲搓了搓手说:“那个,你的事情我跟你妈都听说了,没关系,不就是失忆了嘛……”

    老头儿顿了顿说:“你不认我们没关系,可我们不能不认你啊。”

    话没说完老头儿眼泪就下来了,他赶紧抹了一把,深吸了一口气,把情绪稳住了。

    “大过年的不说这个,姑娘啊,你跟你妈,不是,你阿姨去把菜再热热,完了把酒也热热,咱吃年夜饭,吃年夜饭。”

    万熙应了一声,没用老太太帮衬,把老两口带来的饭菜一下都拎到了厨房。

    “今天咱爷俩好好喝一回。”说着,老头拿起水杯吹了吹,吸溜着喝了一口。

    万熙在厨房喊道:“王勤,把电视打开啊。”

    王勤这才有点动作,他点了下茶几上的电视图标,看着绚丽的开机动画。

    老两口在家准备好的菜,一道一道的上了桌,老头儿一直舍不得喝的白酒现在也被热的香气扑鼻。

    王勤的鼻子很灵,他也被酒香吸引住了,问道:“这是什么酒啊?”

    王勤这么一问,老头儿脸上的笑才真正自然起来,他像献宝似的跟王勤说:“刘伶醉!”

    “刘伶醉?”

    老头儿狠狠点了下头,肚子都跟着晃了起来。

    “老牌子了,正儿八经的好酒,老酒,尝尝。”

    老头儿本以为王勤听到刘伶醉三个字会有点反应,可他失望了。

    也对,王勤连父母都不记得了,哪还能记得这些小故事呢。

    王勤不知道老头儿心里想的什么,喝了一口之后,只感觉这酒也没什么稀奇。

    万熙上完最后一道菜,便和老太太落了座。这是她第一次吃年夜饭……

    王勤吃的很拘谨,可两位老人在酒劲儿和万熙的引导下,都是吃的越来越开心。

    老头儿一直和王勤干杯,还一直夸王勤酒量好。老太太也一直拉着万熙问东问西……

    没过多久,两位老人被万熙给哄睡着了。

    王勤坐在沙发上,听着屋里传来的呼噜声,心里好像多了点什么东西,他知道,那是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