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难缠的甲方

    这天姜舟下班回家以后,发现他先前发给梅然的信息迟迟没有回复。

    姜舟知道这个点她可以随便接电话,就拨了个电话过去。

    梅然很快就接了起来。

    “喂?”

    姜舟从电话那头听到了她身边有人小声说话的声音,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姜舟知道她现在大概在忙,确认她没出什么事就挂电话了。

    倒是梅然这边,跟着一起加班的严总和ae羡慕地看着她,“你跟你男朋友感情真好。”

    梅然心说,有时候跟男朋友感情太好,在有些人眼里未必是好事。

    晚上十点前,梅然终于下了班,回家后略做洗漱,拨通了姜舟的视频。

    姜舟打着游戏一直在等梅然消息,她视频一来,他立刻就退出了召唤师峡谷。

    大概率要被人举报,但他无所畏惧!

    梅然已经换了睡衣坐床上了,透过屏幕,他还是看到了她脸上难掩的疲惫之色。

    “怎么忽然要加班了?还加到这么晚?”

    梅然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忽然问,“你以前的那个同事刘娜,现在的单位是在建荣道上吗?”

    姜舟回忆了一下,他好像在刘娜朋友圈看到过她新单位的状况,“好像是的,那单位挺不错的,很厉害。”

    梅然意味深长地笑了下,“那就对了,这就是我今天加班的原因。”

    “我们单位新签的甲方,在建荣道上,负责和我们对接的项目负责人,叫刘娜。”

    姜舟听完这话,可能大概也许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但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这也太tm巧了吧!

    冤家路窄啊!

    刘娜上次被他们两个在微信上言语挤兑下了面子,还不能往外说,早就恼羞成怒了。今天见到了梅然本尊,就她那个霸道性子,肯轻易放过梅然才怪呢。

    “唉,我当初真是太冲动了,不就被她背地里骂两句吗,为什么非要怼回去呢,得罪了她,报应就来这么快,现在我落她手里了,任她蹂躏,该怎么办啊。”梅然愁眉苦脸道。

    姜舟也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故意去惹怒刘娜呢,但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他身上,要不是因为他,刘娜犯不着记恨上梅然。

    他想了想,“要不我去找她说两句好话,让她别太过为难你?”

    他也是没办法了,若刘娜还是在原来的单位,程志南又没有被调走,凭他在程志南面前的脸面,求程志南换一个负责人也无不可,偏偏现在刘娜的新单位他插不上手,倒叫梅然白白经受这无妄之灾了。

    听到他这话,梅然噗嗤一声笑了。

    “你这是嫌我被折腾得还不够惨吗?非要选这死亡操作。”

    姜舟原来还纳闷梅然怎么忽然变脸了,明明前一秒还很愁的样子,现在怎么看着挺淡定,还有心情笑。

    然后听到她的话,姜舟才反应了过来。

    他这可不就是死亡操作么?

    不说他主动去联系刘娜这号让梅然感官不好的人物,就是他为了梅然去找刘娜,说那样的话,最后效果只会适得其反,甚至火上浇油!

    刘娜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为难梅然呢?另一方面还会觉得梅然告状,让他出头,只会更加记恨梅然,到时候梅然的日子只怕会更不好过。

    念及此处姜舟一脑袋冷汗,还好他没真这么做,他要真这么做了,只会两头不讨好,形势更加恶劣!

    按说平时以他聪明绝顶的脑袋瓜也不至于出这昏招,这不是关心则乱么,失了方寸了。

    梅然见他这个样子,恶作剧成功似的偷笑,“不用担心,我逗你呢,其实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

    “我入职到现在一年多,能力其实早就可以胜任策划的岗位了,因为资历不够加单位想要节省成本,所以一直拖着。现在有这么一个难缠的甲方,更加体现了我的重要性。到时候再提升职,成功的概率很大。”

    姜舟觉得她想得太简单了,“刘娜是针对你个人,要是她提出想把你换了怎么办?”

    梅然笑着说,“不可能的。我的能力在我们公司同岗位中是拔尖的,她要是换了我,任务完成不好谁来负责?其次,我已经在她领导面前过了明路了,她领导对我是认可的,她没权利换掉我。”

    姜舟一想也是,刘娜在梅然公司面前牛批,不过是借了她单位的势,说到底还是普通员工,决定权在她领导手上。

    梅然这么一说,姜舟放心了不少。

    然后他就看见梅然狡黠一笑,“只是可怜了我领导跟同组的ae和美工,她们只知道甲方难缠,却不知道甲方为什么这么难缠,说到底,还是我坑了她们一把。”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她脸上一点愧疚的表情都没有,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

    姜舟知道她公司的情况,ae只管拿提成,说是负责跟甲方对接,但是专业知识特别不过关,真正对接了解甲方需求的是梅然这个文案,而她组里的美工,是个在单位资历很深的大姐,不只负责她这一组的项目,有时候忙不过来就一直拖着梅然这边的图,很多不复杂的图都是梅然这个文案自学了ps技能交了任务。

    总而言之,梅然在这个组里拿最少的钱,操最多的心,所以她暗戳戳坑了组里同事一把,姜舟觉得这倒也算是出了口气了。

    接下来的日子在梅然的意料之中。

    刘娜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把她写的东西打回来,而且不是具体的理由,都是诸如“感觉不对”、“跟我们项目不搭”、“定位不准确”等含糊的理由,想改也无法找到具体的方向,严总跟ae都愁白了头,喊了其他组的策划加上梅然开好几次小会讨论,并揣度刘娜想要的东西,结果还是毫无进展。

    所有人做出来的东西都被否定,责任自然担不到梅然身上,加上自从签订这个项目以来,梅然天天在单位加班,晚饭都是自己叫外卖解决的,严总感觉挺对不住她。

    “小梅啊,这阵子你辛苦了,这个甲方比较严格,还希望你多担待一下,等磨合好了就过去了。”说完,严总还叹了口气,“早知道这种大企业钱少事还多,就不跟他们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