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滚远点。”礼宾院中,感觉莫名烦躁的萧禧厉声呵斥给他倒茶水的一名四五十岁,长相普通的半老徐娘。

    经过这些天的运作,张斌已经全权负责接待辽国使团一事,就连鸿胪寺负责的一些事情也接了过来。

    三天前,张斌直接做主将本来从东京各大正店挑选的年轻漂亮的舞女和歌姬全部退了回去,让各个正店送来一些年老色衰,平时没有什么客人的肉妓过来,而且言明事后会给这些肉妓一些报酬。

    此外,张斌将礼宾院给辽国使团配备的年轻漂亮侍女也给换了,还是由这些年老色衰的肉妓担任。

    他如此彻底的更换人,自然会被文彦博这些人当成破绽,事后若是与辽人的冲突不断升级,此事定然会被人拿出来弹劾,认为是破坏了两国友谊之类的……

    但张斌却不会在乎这些东西,因为他有信心给朝廷一个惊喜,有这个惊喜掩盖,换了歌姬舞女和侍女的事情便不值一提,更何况如今萧禧已经在大宋朝堂上撕破了脸皮,暴露了险恶用心。

    ………

    ………

    “耶律石武,今日因为你的愚蠢,与党项和亲之事未能对宋国君臣起到威逼作用。”一回到礼宾院,萧禧便怒声呵斥,随着这几天时间的推移,他的眼睛中血丝越来越多。

    耶律石武虽然感觉今天自己理亏,但却没有丝毫示弱的意思,冷笑道:“萧禧,你不要胡说八道,那张斌明显将我们国内的那些事情调查的很清楚,我承不承认都不会影响与党项人和亲之事的效果,再说明明是你的计策本身有问题,就如那张斌所说,公主就算下嫁给党项人,难道党项人有难,我大辽会出兵帮忙?”

    说到这里,耶律石武冷哼道:“恐怕我大辽铁骑还会趁机抢占党项人的地盘才是真的。所以,和亲之策本身就没有用。”

    “你个蠢货知道什么。”萧禧心中燃烧起了愤怒之火,恨不得将耶律石武烧成灰烬。

    若是以往,这种情况下萧禧会极力忍耐,不会与耶律石武正面发生冲突,更不会将心中的杀机流露出来,但此时此刻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而且他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有所异常,只认为是被耶律石武这个蠢货给气的。

    耶律石武从萧禧眼睛中看出愤怒的杀意,微微一惊,眸中一抹残忍的杀意一闪而逝,正想说什么,有其他使团成员到来,他便冷哼一声直接转身离去,气得萧禧脸上一片阴寒。

    来的是辽国使团中那名夜鹰堂的官员,他给萧禧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哈哈哈哈………我们的大军已经动手,宋人一个烽火堡的边军失踪,宋国皇帝恐怕已经害怕的要死。”萧禧一脸阴狠笑道,“明日我再进宫,给宋国皇帝和两府宰相一些压力,想必便可以轻易达到目的。”

    “不过耶律石武这个蠢货不能再带他进宫了。”萧禧暗自决定。

    这时有使团随从来报,宋国阳武县子张斌来访。

    “这会天色已晚,张斌现在来访,恐怕是宋国朝廷已经收到边关烽火堡中百人失踪的消息。”萧禧一脸冷笑和得意。

    ………

    ………

    张斌进来时,神色阴沉,双眸一片冰寒。

    这让萧禧心中暗自冷笑不已,脸上也越加得意。

    张斌进来后,懒得给萧禧行礼,直接以质问的口气问道:“敢问大使,贵国也以天朝自居,为何要做出尔反尔,违背澶渊之盟的事情。”

    萧禧眼睛一眯,淡淡说道:“本使不知阳武县子在说什么,我大辽向来信守承诺,否则澶渊之盟后数十年来,我大辽铁骑早已南下。”

    张斌冷笑着厉声道:“我大宋数十年来,岁币从未少过一次,但贵国却暗行违诺之事,在下想问一下,贵国为何杀我边关烽火堡中将士?”

    萧禧一脸讥讽,但嘴里面却死不承认:“本使不明白阳武县子所说何事。”

    “今日在下特意登门,是想告诉大使,我大宋已经调派刚刚大败西夏国的参知政事韩绛韩相公赶往真定府,统领北方边军,胆敢有犯我边界,杀我将士的敌人,我大宋边军都会打过去,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张斌当然知道萧禧不会承认此事,他只不过想通过此事向对方表达一种态度,一种大宋朝廷强硬的态度而已。

    萧禧脸色微变,沉声道:“阳武县子,你的意思能代表你们大宋朝廷意思?”

    张斌傲然道:“在下身为我大宋天子和朝廷任命的馆伴使,此时所说之言当然代表我大宋朝廷之意,大使若是以为恐吓便能够吓住我大宋,简直是痴心妄想,贵国若是想要打仗,我们大宋必定奉陪到底,绝不会妥协。”

    张斌说完,也不等萧禧说话,便起身潇洒离去。

    只留下萧禧一脸的阴晴不定,大宋君臣的反应和他想像中有些不同,竟然表现得如此强硬。

    “哼,大宋君臣竟然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不打上一场不可能的了。”萧禧脸上有些可惜,这样一来,他的功劳便打了不少折扣。

    这样想着,萧禧迅速拿出笔墨,铺好纸张,写了一封信,用火漆封在信封之中,然后叫来一名随从,让他带着信迅速北上,将信交给统领大军作势南下的南院大王萧天雄。

    ………

    ………

    “公子料事如神,萧禧因为公子一番话,果然写了一封急信,派随从送往北朝。”礼宾院张斌的临时公房之中,蛇奴匆匆跑进来禀报。

    张斌眼睛一亮,道:“很好,立刻叫陈武,还有找来的那两位也过来。”

    蛇奴道:“他们一直在偏房里面侯着,我现在就让他们过来。”

    ………

    ………

    没过多久,漕帮副帮主陈武带着一位目光明亮的中年书生和一名身形瘦小、目光总是躲躲闪闪,看起来有些猥琐的三十多岁男子。

    “官人,这位便是京城有名的神笔马良,另一位便是道上的神偷于三手。”陈武带着三人给张斌恭敬行礼,然后谄媚的禀报道。

    张斌对陈武吩咐道:“辽国使团中有一人马上要骑着快马北上回国,你现在立刻按照之前的计划,从京城内开始,一路上安排人故意滞迟他的赶路速度,但不能被对方发现,必须不露痕迹。”

    陈武恭敬道:“小人明白了,这类事情漕帮没少做,官人放心,绝不会坏事。”

    张斌挥了挥手,陈武恭敬离去。

    张斌看向神笔马良和神偷于三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