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山贼挡道

    张斌先盯着那马良问道。“神笔马良,听说你只要看一眼对方的字,便会将对方的字迹模仿出**分,可有此事?”

    马良傲然道:“不瞒官人,不是**分,而是一模一样。”

    张斌微微皱眉,他不喜欢说大话的人。

    但也没有反驳,而是随手将桌案上从安抚司拿来的一封文书,递给马良,道:“你现在便模仿出一份字迹一模一样的文书出来。”

    马良一脸骄傲的走过去,坐在桌案后面,对那文书仔细看了几眼,然后提笔开始写了起来。

    比起正常写字,马良写的要慢一些,但却也慢的有限,没过多久就将一封新的文书写了出来。

    蛇奴在旁边看着,脸上有着惊容,拿过来给张斌一看,后者顿时大吃一惊,因为乍一看,这两份文书一模一样。

    “这……厉害。”若是在后世,张斌甚至肯定会认为其中一份是复印的。

    张斌对马良微微颔首,欣喜道:“很好,本官喜欢有本事的人,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做好了本官在安抚司给你谋一个小官也不是不可能。”

    那马良闻言大喜,躬身道:“官人放心,小人别的本事没有,就会模仿人写字,而且绝不会让人看出问题。”

    张斌点了点头,又对那四处打量个不停的于三手说道:“于三手,本官听说你擅长偷窃之事,你又如何证明你的本事?”

    于三手嘿嘿一笑,转身对那马良道:“你看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马良愣了一下,先摸了自己钱袋,然后摸了自己袖中,脸色涨的通红,说道:“我没有丢东西。”

    于三手冷笑一声,右手一翻,一个粉红色的香喷喷肚兜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马良,你敢说这肚兜不是你的。”于三手贼笑道。

    马良顿时一脸尴尬,脸上涨的通红,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

    张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本官有一件事情同样需要你的本事,只要你做的好了,本官不但托人将你在刑部的案底全部消去,还特招你进安抚司为吏,当然你若是将事情办砸了,本官保证让你余生大半辈子在我安抚司大牢中度过。”

    于三手苦着脸道:“官人放心,小人绝对会全力以赴。”

    张斌转头对蛇奴吩咐道:“蛇奴,你带着两名老兵护卫,还有马良和于三手立刻出发,一路上尾随那辽人信使,按照之前吩咐的内容,找机会将辽人信使身上的密信换了,记住一定不能被对方发现,若是人手不够,找陈武调遣一些漕帮的人用。”

    蛇奴立刻躬身道:“公子放心,此事谋划数日,绝不会出问题。”

    ………

    ………

    萧禧给辽国南院大王的这封信非同小可,而宋辽两国毕竟是死敌关系,萧禧自然不可能随意派遣普通随从或者兵丁独自一人担任信使,也不可能顶着辽人的身份骑着马一路绝尘北上而去。

    那样的话,宋国朝廷明面上不会派人劫杀,但暗中可就不好说了,搞不好什么时候这信使就出了意外,就如同宋国北方烽火堡中那百名边军一样,消失个无影无踪。

    萧禧派遣的这名信使是其心腹属官,名叫李汉光,是辽国西京道燕云十六州大世家李氏嫡系,从小读书,而且还练过武,颇为干练能干,甚得萧禧信任,被其视为左膀右臂。

    但李汉光从萧禧的房间出来之后,便被蛇奴盯着,中途李汉光虽然极为谨慎的改变了几次身份,但依然未能摆脱蛇奴的眼睛。

    只是,让蛇奴头疼的是,李汉光竟然与另外六名汉人武士装扮的大汉汇合,装扮成一位汉家公子往北而去,而且一路上谨慎异常,从不走小道,也从不和六位武士分开。

    要劫杀李汉光和六位武士并不难,甚至有于三手存在,将那信使身上的密信偷走也并非难事,可难就难在不但要偷走,还要根据信中的内容当场模仿一封信,然后又塞回信封,而且用火漆封好,整个过程还要不能被信使和六名武士发现。

    ………

    ………

    离开东京城的第二天,李汉光一行人过了黄河,一路顺着官路,一直行到中天,人马俱疲,才勒马下车,歇脚吃饭。

    “咱们要赶在天黑之前过了前面山梁子,前面在船上听有人说这山梁子有一伙山贼,太晚赶路恐出意外。”

    李汉光吩咐一声,率先打马加速赶路,其他六名武士答应一声,挥鞭跟了上去。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进了这山梁,拐过一个山窝,便看见前面半道上有一辆马车独自赶路。

    李汉光看了一眼那马车,正要加速超过马车,不料耳畔忽然听到一记羽箭破空之声,不由脸色一变,低喝道:“小心。”

    几乎在李汉光低喝的同时,一支箭“嗖”的一声,刺进了前面马车的车厢上,吓的车夫一声大叫,以及车里面一道女子的尖叫声。

    一箭将马车逼停之后,前面山林两侧便冲出来七八名提刀握棍的山贼。

    “打劫,速速交出马匹细软,饶尔等不死!”为首的山贼一脸横肉,长得甚是凶悍,提着刀指着马车大声断喝。

    李汉光等人在第一时间便停了下来,而且打马躲到了一侧的山窝里面向这边观望。

    “咦,这马车中还有个小娘们!”另外一名提着铁棍的喽看着马车窗户上露出一张绝美的女人容颜,眼睛顿时放光。

    “哈哈哈,不错,老子多少天没开荤了,将这女子抢上山当压寨夫人。”那山贼头子一脸淫笑,大声喊道。

    山贼头子话音未落,右手一挥,七八名山贼便向马车冲去。

    “小姐快跑。”车夫大喊一声,提着一把刀拦向那些山贼。

    一名身穿红裙的女子慌张的从马车中连爬带滚的跌下来,踉跄着往来路逃去。

    “啊!”那车夫没两下,便被砍刀在地,死前还发出一声夸张之极的惨叫声,若是张斌在这里,定会骂此人演技太过浮夸。

    红裙女子见山贼追了上来,顿时惊慌失措,脸色煞白的向一边山窝里面躲去。

    只是一钻进山窝,便看见了李汉光一行。

    双方来不及说话,那些山贼便也追了上来。

    山贼骤然看见李汉光和六名武士,而且个个高头大马,且手提长刀,不由神色一凝,一脸警惕的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