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墨鱼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墨鱼脸上时,墨鱼彻底地沦陷了。

    墨鱼思量着,自己的老底已经被揭穿,难逃天界刑法。他面红发烫,烧乎乎的热浪在心底翻滚。

    墨鱼竟然是盗取封魔神剑的凶手之一,这无疑是通天神塔爆料的一个槽点。这个令人吐槽的消息,几乎把众仙尊都雷倒了。他们没想到墨鱼深藏不漏,看起来对无量天尊毕恭毕敬,实则想置于其死地,

    此刻,通天神塔一片哗然,炒豆子般地爆响起来。

    无量天尊也深深地吁了口气,真相终于大白,所谓的神秘人和墨鱼就是同一个人。

    听到墨鱼如此卑劣行径,无量天尊气得脸红脖子粗,心情极为不爽。他实在没有想到,墨鱼跟随他多年,原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细。这最大的奸细隐藏这么深,确实让自己始料未及。

    “可是我不明白,当时我应邀神武天尊去仙宫赴宴,那封魔神剑是怎么被盗的?”无量天尊好奇的问道。

    杨玉逍笑着说:“要回答这个地方并不难。当时墨鱼和八大弟子在一起镇守通天神塔。但墨鱼是个精明的凶手,身上随时带着一种迷惑人的香毒,这是一种从迷幻人心智的药物,能瞬间麻痹人的心智,让人催眠。

    杨玉逍从怀里,取出一个蓝色的小包裹,走到众仙尊面前,说:“这就是从玉笛公子身上残留下的药物!众仙尊可否试一试,检验一下效果,看药性如何。”

    众神仙摆手道:不必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不会迷惑你呢?”因为我有百毒不清的体质,能将外界的毒进行化解。

    当时,墨鱼将带有香味的毒气迷倒了八个弟子,等醒过来时,并不能回想起发生了什么。此刻正好配合妖龙盗走了封魔神剑。

    鸿福至尊立即询问八位弟子道:“那天封魔神剑盗走的时候,墨鱼向你做了什么,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如实交代,否则我们可不客气啦!”

    八位弟子见鸿福至尊发话,不敢有丝毫的谎言,弟子龙城自告奋勇,就在众神仙都在迷惑的时候。

    八位弟子叙述了当时的场景。墨鱼拍了拍弟子龙城的肩膀,突然感到他身上有一种花香的味道。当时感觉头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头脑虚空,仿佛进入醉迷的境界。

    “墨鱼也和我们一样,感觉头脑一片空白,像是受到魔法控制一般,身不由己地失去了记忆,整个人迷醉了。事后墨鱼告诉我,那是玉水河畔刮来的一阵风,裹挟着花香。”

    “当时我和墨鱼决斗的时候,发现他在武器上抹上了一层带有清香的毒,在杀死对方的时候,都会在身上留下一种奇香。这是墨鱼管用的一种杀人的伎俩。”

    墨鱼见事情的真相已经被杨玉逍揭穿,怯生生地瞅着周围,突然身形一点,飘飞起来,准备逃出通天神塔。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杨玉逍怒喝一声,声音饱满圆润,杨玉逍和梦妖娆紧跟了上去,想要逮住墨鱼。但毕竟墨鱼是天界一等一的高手。

    杨玉逍和梦妖娆将墨鱼围住,三人纠缠在一起,墨鱼虎虎生威,气焰嚣张,一记通天神拳在空中爆响,滚滚的气浪震得人头皮发麻,嗡嗡作响。

    这通天神拳,霸道威猛,速度极快,堪称天界的绝学,杀伤力几乎爆表。

    杨玉逍和梦妖娆并没有使出杀招,只想制服对方,希望撬开他的嘴巴,套出封魔神剑的下落。但似乎慢了一步,神武天尊如一道光影,抢先飞到墨鱼面前,手一挥,一把赤色透明的宝剑活脱脱出现在眼前,通体透红。

    只听唰唰唰的声音响起。剑快如龙,战意滔天。

    众神尊看到神武天尊对墨鱼直接没有留一点的余地,直接下了狠招。

    剑直勾勾地刺入墨鱼的胸膛,咕咕的鲜血如瀑布般溅射出来。墨鱼懵了,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神武天尊,黝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杀戮和血腥。

    墨鱼手颤抖地指着神武天尊,嘴巴蠕动着,却说不出话来。突然一头栽在地上,咽了气。

    杨玉逍脸一横,骂道:“你怎么把墨鱼杀了。”

    神武天尊手里握着赤血的宝剑,剑上的血嗒嗒嗒地滴在地上,一片殷虹。

    “神武天尊,你怎么这么莽撞?” 洪福至尊脸色突然泛白,冷冷地看着神武天尊说道:“你杀了墨鱼,盗取封魔神剑的事情线索就断了。”

    神武天尊目光一转,说:“师尊,刚才墨鱼使出通天神拳的绝技,杨玉逍和梦妖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只能先置于她死地。何况现在一切都见了分晓,这血洗铁匠铺、盗取封魔神剑的罪魁祸首就是墨鱼,现在不除掉他,将来祸害天界,后果不堪设想。”

    鸿福至尊捋了蓬松的胡须,幽幽地说道:“也对,神武天尊既然已经将罪魁祸首杀之,也算为天界除了一大害。”

    鸿福天尊爱抚地看了一眼杨玉逍,说:“杨玉逍,你果然机智过人,天赋极高,是可造之才啊!”

    “多谢天尊厚爱,晚辈定当苦练修为,不辜负至尊的期望。”杨玉逍拱手向至尊行礼。

    “既然凶手墨鱼已经正法,看在清虚道长求情的面子上,暂且不再追究无量天尊的责任,宽限数日,尽快找到封魔神剑的下落。”

    无量天尊跪倒在地上,说:“谢师尊,今日不杀之恩,我将尽快寻找封魔神剑的下落。”

    鸿福至尊幽幽地看了无量天尊一眼,嗖地划成一道流光飞出通天神塔。

    梦妖娆和杨玉逍也告别众仙尊,离开了通天神塔。

    ......

    夕阳西下,岳阳山笼罩在一片琥珀般的晚霞中,岳阳宗的弟子们正披着晚霞在这里修炼功法。

    修炼的地点之所以选在岳阳山麓脚下,是因为这里是个聚集灵气的地方,适宜于修炼功法。

    岳阳宗也是区别于新龙山的地界,

    有弟子一百,其中九十九个弟子都是通过严格的选拨考核吸收进来的,他们的灵气和慧根都是极其罕见的。唯有一个弟子是破格录取的。

    这个人名叫萧逸,是岳阳宗弟子中资质和修为最差的一名弟子。他长得英俊,皮肤白皙,但身体羸弱,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他平时不肯说话,表情也很冷淡。弟子们都瞧不起他,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三年了,很多弟子都从远古境步入了先天级,甚至有的突破到了后天级,唯有萧逸仍然在远古级的底层徘徊,没有一点起色。

    萧逸年方十八,他是岳阳尊掌门天机老人收留的一个孤儿。那是一个漂泊大雨的夜晚,天机老人下山去凤凰岭,听到一个婴儿的哭泣声,天机老人见一个婴儿被一层单子紧紧地包裹着,于是就把他抱回了家,收养,一直长到18也没有什么修为。

    此刻,天空中出现一道妖娆的亮色,火红的一片,一个形如火龙的光影裹挟着闪电从天儿降。突然,咔嚓一声,天上被一道惊雷撕开一道血口子,透着清冽和血腥。这惊雷不偏不倚就劈在了萧逸的脑袋上,顿时,脑袋冒着袅袅的轻烟,萧逸眼睛嘟噜一转,头发微微乍起,样子看起来很滑稽。

    “哈哈,这小子被雷给劈了,成脑残了。”岳阳尊的弟子叶少秋奚落道,紧接着一阵哄堂大笑。

    萧逸也被这突如起来的雷光,给震懵了,半晌没有反应过来。他摸摸自己的脑袋,发觉自己浑身气血通畅,骨胳开始淬炼到一个很高的境界。

    萧逸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浑身透着股精芒,一股霸道的气息滚滚地袭来,让人彻底胆寒。

    几个弟子见萧逸身体周围有一圈一圈的光芒,看起来气势逼人。他们不服气,上前就撕住了萧逸的衣领。萧逸突然紧锁眉头,身体一抖,浑身的霸气爆射,他疯狂地将对方的几个弟子给打得哭爹喊娘。

    弟子们都愣住了,萧逸的身体变得扑朔迷离,像是经历了一场蜕变。

    “臭小子,没想到你深藏不漏,功力提升得这么快啊!”

    弟子们几乎都懵了,眼前这个小子像着魔了一样,功力级别达到了一定的水准。

    叶少秋见这个臭小子,竟然打败了和他要好的几个兄弟,显然功力提升了一个境界,实现了蜕变,周围的力量和气场让他闻道一股霸道的气息,很浓很浓。

    “萧逸,我们过过招,怎么样?”叶少秋挺着个皮囊似大肚子,捏紧了拳头冲了过来。

    一记猛虎拳,爆发而出,裹着滚滚的能量和劲风,萧逸看都不带看,伸出一圈,主动迎击,一道火光突然在拳头周围聚集。碰得一声,叶少秋的的身体被震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萧逸愣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突然捏紧了拳头,心里犯嘀咕道:“没想到我突然功力大增!”

    萧逸哈哈地笑起来,现在我的威力越来越大了。难道是神灵庇护的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