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被烧死的狼

    一刹那,我如被五雷轰顶,急忙伸手入怀,怀中哪里还有玄石的影子。

    就在我感觉如坠冰窟之际,就听见耳边有人呼喊我的名字,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声音中满是焦急。

    睁开眼,就看见浩哥和孔明围在我的头顶,正关切的看着我,而我的身旁,趴着之前那只巨熊的脑袋,满脸的鲜血,俨然已经断气。

    受伤的兄弟们此刻都已经报扎完毕,桑吉也站在旁边,我这才明白,我昏过去的时候听到的正是他开的那救命的一枪。

    我试着站起来,手一撑,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又摔倒在地,啃了一嘴的雪。

    浩哥见状,立马伸手,把我搀扶了起来。

    我活动了一下四肢,还好,没有伤筋动骨,那一巴掌力道虽大,好在身上穿的也厚,除了衣服烂了一点,脸青了一块,其他还好。

    只是胸口隐隐有些疼,这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让桑吉带路,继续往山里走。

    很快,天已经亮了起来,雪也停了,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看的时间长了,有些晃眼睛,好在之前我们做了准备,都带了雪镜,这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又走了两钟头,太阳已经挂在很高的天上,我走的浑身大汗,再加上胸口那里还是不舒服,就冲桑吉喊了一嗓子,让他安排大家停下来休息休息。

    桑吉很专业,很快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大家放下行李,生了火炉子,烧点开水喝喝,抽根烟,放松一下。

    我看到陈腾坐在了我身边,两只胳膊包的全是纱布,脸上还带着伤,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掏了根烟,点着了塞到了他嘴里。

    正要给浩哥也发上一根,发现他正和桑吉说着话,桑吉拍着胸口的口袋,说着什么,这家伙突然就站起来往回走。

    我问他干嘛去,他嚷嚷着他给桑吉的宝贝龙牙不见了,应该是掉在路上了,他要回去找找。

    我担心他路上再遇到什么危险,冲他喊了一声,要不就算了,这漫山遍野的,鬼知道掉到了哪里,丢了就丢了。

    他却不答应,说这是答应过要给桑吉的东西,他不能食言。

    我拗不过他,只好让桑吉辛苦一点,陪他一起去,我也告诉桑吉,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就多付点报酬,不会让他吃亏。

    桑吉似乎并没有在意,冲我笑了笑,跟着浩哥就往来时的方向跑去,不多时就不见了踪影。

    休息了一会,喝了点热水,身子暖和了起来,感觉好了很多,其他人有煮了点面条,给我也端了一碗,好久没吃东西,这时候是真的饿了,虽然只是放了点盐,但是这时候吃起来却感到格外的香,三下两下,两筷子就给巴拉完了。

    吃饱喝足,陈腾站起来嚷嚷着要方便,我看他那样子,怕他行动不方便,也怕这荒山野岭的出什么意外,就让大闹带来的一个叫李波的跟着他过去,毕竟昨晚的事还历历在目,再来一次,我们搞不好就得打道回府。

    我见陈腾走出去一截,就喊他不要走太远,这小子回头冲我笑了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又往前走了一截,走到一棵大树后面,李波就靠在那树上帮他把风,还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们没事。

    我看了看天,感觉过去挺大一会了,心里有些担心,浩哥和桑吉怎么还没有回来,我站起来往那边望了望,一片雪白,一个人影没有,正踌躇间,突然远处山林里响起一声枪响,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其他人也听到了,都站了起来,我心急如焚,就准备往那边跑,就在这当口,陈腾和李波那边又发出一声惊呼,我听见陈腾的声音喊道:“有狼!”

    真是日了狗了,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只好折返回来,就近往陈腾那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大闹,让他带两个人回去迎一下浩哥,看看出了什么事。

    昨晚的伤还没有好,一跑起来,胸口就疼的厉害,跑的太急,脚下一滑还摔了一跤,我心里骂了一声,这陈腾,拉个屎非要跑那么远,这下好了,出事了。

    我还没跑到那棵树前,陈腾和李波迎面已经跑了回来,两人气喘吁吁,面红耳赤,看起来被吓的够呛。

    后面的兄弟也都跟了上来,人多势众,心里顿时有了底气,如果是昨晚那狼群,这时候应该也没剩几只了,昨晚黑灯瞎火的逮不到你们,这大白天的还敢出来,这次就真刀真枪再干一场,我看不把这些畜牲收拾了,我们这一路上也不得安宁。

    我们摆开阵势,拿出家伙,等着它们从林子里出来,可是半天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心里有些紧张,猜测这些狼是不是布下了什么陷井,等着我们往里面钻。

    但是又过了两分钟,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我觉得有点奇怪,如果真是有狼在林子里,不可能这么安静,这安静的有点过头了。

    这时候浩哥带来的两个小杆子,阿金和阿辉有点按耐不住了,拿起家伙就往前面冲了过去,我一看这两个愣头青不知轻重,心里一急,胸口又疼了起来,本来想喊他们回来,结果话没出口,呛了一口凉风,难受的我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心里骂着,用手指着他们跑去的方向,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很快,两个人从林子里喊话过来,让我们快过去。

    我又急又气,拎着家伙一通疾跑,也冲进了林子。

    本以为他们已经打了起来,没想到,冲到跟前,却看到两个人站在一丛灌木边上,满面诧异的看着树丛的后面。

    这事情太出乎我的意料,不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两个人也不说话,不停的给我挥手,让我快点。

    等我到了跟前,出现在我眼前的,真的是狼。

    不过,却是死狼,而且,不是一只,足足五只狼,全部都死了。

    这些狼横七竖八的倒在雪地里,身子有一半都被雪盖住了,每只狼都张着大嘴,怒目圆睁,看起来死的非常狰狞。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死法,待我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忽然发现,这些狼身上还留有博斗的痕迹,似乎就是昨晚我们遇见的那群,只是这些伤口都是轻伤,没有一处是致命伤,它们并不是被外力杀死的。

    这时候孔明蹲了下去,用手扒开一只狼身上的积雪,我看见,这只狼身上的皮毛似乎像是被火烧过,很多毛都烧焦了,尤其靠近腹部,已然焦黑一片。

    我连忙扒开其余的死狼,果不其然,竟然全都一样,每只狼身上都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而且烧伤非常严重,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里还有别的人,这是用什么东西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