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出空间

    这道黑云,是树海空间特有的毒瘴。

    这毒瘴对阿修罗无害,对人类却有致命的伤害。

    一旦接触,不管多高的高手,都只有死无葬身之地一个下场。

    林凡想也不想,转身就逃,发动凌虚空,整个人快如一道气箭,在树林中狂飙。

    那黑云速度更快,刚看见时还远在天边,瞬间就到了近前。

    好在林凡离湖岸不远,恰赶在黑云之前,一头扎入大湖中。

    林凡深入湖水,向上看去,见一道道黑气丝丝渗入水中,越渗越深,先是浅层转黑,接着深层也逐渐转黑。

    林凡心中一寒,这毒瘴竟厉害到了这种程度,连水也无法阻挡一二了吗。

    林凡不敢怠慢,拿出那枚指南针鳞片,根据鳞片指示的方向,在大湖深处游弋。

    鳞片尖端所指方向不断变化,说明空间通道也在不断变化。

    好在大湖够深,毒瘴一时渗不到深处。

    林凡变换了几次方向,终于找到了空间通道的所在。

    ……

    当林凡再次浮出水面时,眼前不再是苍天大树,而是熟悉的戈壁滩。

    林凡知道,总算是回到人鱼海空间了。

    树海空间暂时不能回去了,不知道四海集团的人还在不在。

    林凡寻思,以自己现在的功力,也不惧四海集团的人,若是遇到了,正好能报仇雪恨了。

    林凡回到先前的荒滩,社里兄弟的尸体还在,林凡叹息一声,找了几圈,没见到半个人影,四海集团的人应是离开了。

    林凡想到出了这样的大事,还得向社里交待,一路疾行,来到空间出口处。

    越出一团光幕,林凡出了空间,回到蛋壳基地的玻璃墙体内。

    林凡发现异次元空间入口被装上了一个形状古怪的金属门,门上还贴了一张大大的写有“许出不许进”“武者协会封”等字样的封条。

    这个异次元门,竟然是被查封了,而且使用了特殊手段,只许出不许进。

    之前林凡来时,墙体外的工作隔间里满是武者和科学家,现在却一个人没有。

    只有靠近入口的大厅站了一群人,他们正在大声的互相争吵,也没有发现林凡出来。

    “这也不敢,那也不敢,干脆向四海集团认输好了!”一个身材矮小的道士大声道。

    “不是敢不敢,如果打擂台,我们没有胜算,四海集团有两大高手,伊万是照级不用多说,宁思泽虽然不是照级,但也是双元章,一般的照级不是他的对手。”一个儒雅老者皱眉道,正是讲武社社长洪再兴。

    “老洪,那你说怎么办?”一个黑脸汉子道。

    “次元门被封了,我们进不去,但也不能让四海集团的人进去了,我们派人守在这里,谁也进不去,和四海集团拖时间,看谁耗得起?”洪再兴道。

    “难道只有这个办法了?打官司少说也要一两年,这段时间我们喝西北风啊,四海集团家大业大耗得起,我们可耗不起。”一人说道。

    “还有办法,就打擂台啊,三战定输赢,我们也未必输了!”矮个道士坚持要打擂台。

    “胜算不大啊。”洪再兴叹息一声。

    这些人都是昆州联盟各势力的首脑人物,聚在一起商议对付四海集团的办法。

    这时,人群中的韩楚风看见林凡,大喜道:“小凡,你可算出来了,快过来!”

    林凡走了过去,众人都投来目光。

    “你没事吧?怎么才出来?”韩楚风检查林凡身体。

    “师父,我没事,但捕蝎队的两个兄弟死了。”林凡道。

    “里面出什么事了,你快说。”韩楚风道。

    “我们正在捕蝎,遇上了四海集团……”林凡把事情经过讲了。

    说到被宁思泽追杀时,林凡只说自己跳进人鱼海里,宁思泽追来,受到人鱼围攻而死。

    林凡并不想显露自己的实力。

    “太好了,死得好啊!我正纳闷宁思泽怎么没来呢,原来是死了!”矮个道士大喜道,对洪再兴道:“老洪,宁思泽死了,四海集团等于断了一条胳膊,打擂台我们赢定了!”

    原来昆州联盟得知四海集团要强占人鱼海空间,都赶了过来,但四海集团借了武者协会的势,协会次元局的执事出马,查封了异次元门,清空了现场昆州联盟的人就离开了。

    昆州联盟虽然夺回了地盘,但人鱼海次元门被封死,无法进入。

    又接到了四海集团的战书,要求打擂台赛,三战定人鱼海的归属,这也是武者势力争夺异次元空间常用方式。

    于是,联盟各势力的首脑干脆就在异次元门外商量起来。

    联盟各首脑继续商量,没林凡的事了。

    林凡出了蛋壳建筑,突然旁边闪出一个人来。

    林凡先是感觉到一股清幽香气直往鼻子里扑,再抬头一看,正是师姐李清如。

    李清如一双凤眼圆瞪,神色愠怒。

    她本就性格清冷,很少露出笑脸,现在微有怒意,一张俏脸仿佛蒙了冰霜。

    生气还能这么好看,这样的冰山美人真是少见。

    林凡还在想师姐是几个意思,李清如一伸手,揪住林凡耳朵。

    “师姐,你干嘛?我得罪你了?”林凡脑袋躲闪。

    “你当然得罪我了。”李清如道,她虽然样子清冷,但一开口,那娇糯的话音简直又把冰霜融化了。

    “我怎么得罪你了?你先放手!”林凡道,李清如还真敢用力,耳朵都揪红了。

    “我让你有问题就给我发信息,你发了吗?”李清如指甲在林凡耳朵尖上掐了掐。

    林凡这才意识到,李清如走时给了他两本书,一本脑波训练法,一本凌虚步,让他自学,有问题就在手机上发信息问。

    但林凡从来没有发过一次信息,可能是李清如误会他不用功了。

    “师姐,你误会了,我有用功在学的。”林凡忙道。

    “你要用功了,为什么没问题?”李清如道。

    “我都会了,当然没问题。”林凡道。

    “好,你说你都会……你跟我过来。”李清如没好气道,揪着林凡耳朵就往操场后的小树林去。

    又来?林凡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