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别得理不饶人

    腾出来的空荡荡的房间里,八仙桌上的行李被打开,露出里头整沓的大团结来。

    黎南本来在院子里洗东西,手上湿淋淋的,他冲过去一把撞开梅芬,把行李袋的拉链给拉上,黎漾也跑进房间,挨在黎南身边,大眼睛圆鼓鼓地瞪着梅芬。

    梅芬还没有从那一沓钱的震惊中醒过来,那么厚一沓,得有一千块吧!

    “你们哪来的那么多钱?”不是来寻亲的孤儿吗,这些钱该不是偷的吧。

    黎夏进屋,脸色微沉,她走到弟弟妹妹身边,看向梅芬,“是我爸的抚恤金,堂婶没事来翻我们的包做什么?”

    因为怕事情有变数,黎夏并没有把钱存起来,主要是现在她没有身份,存钱是个麻烦事,魏也准备的东西可以用,但不到万不得已,黎夏不打算动用。

    “我……我这不是进来看看,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嘛。”被个小辈指责,梅芬脸上怪没光的。

    她确实是看有没有东西落下的,虽然知道已经搬空了,但还是想来看看,这一看,就看到了桌上的行李。

    心里念头一歪,就没控制住自己的手。

    不过梅芬并不后悔,那么厚一沓钱呢,那钱的主意她知道自己应该是打不上,但黎夏她们往后也没想哭穷打她们的主意了。

    按她公爹说的,要对这几个小的好,至少在黎夏成人前负担起他们的花销,那一年四季的衣服鞋袜,至少两个孩子的学费,他们得掏吧。

    只要一想到这些,梅芬就发愁,头痛。

    现在算是放心了,梅芬甩了眼黎夏,“看看怎么了,又没拿你们的东西,谁叫你们自己不收好!”

    梅芬倒打一耙,甩手就要走,黎夏没说什么,但跟着她就走。

    “你干什么?”梅芬立马就感觉到了,停下脚步质问黎夏。

    黎夏冷着脸不理她,直接走到了隔壁门前,做出伸手要开柜门的样子。

    隔壁这屋里以前虽是两个孩子住,但也有不少东西,现在陈林秀夫妻把东西全搬过来,一时还放不进去,得重新挪动布局,这会门口还放着柜子箱子。

    “看看怎么了,又没拿你们的东西,谁叫你们自己不收好!”黎夏倒要看看,这话原样甩梅芬脸上,她什么反应。

    梅芬哪里能让黎夏去动她的东西,忙上前拦住,“你怎么这么没教养呢!”

    门口站在三个孩子,齐齐看着他们。

    黎夏手堪堪在门把手边停住,“堂婶,你这话我原样还送回给你,没教养的是你自己,这三个弟弟妹妹是你家孩子吧,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的行为最好背着点他们,省得教坏孩子。”

    牙尖嘴利!牙尖嘴利!!

    梅芬一时被怼着说不出话来,一口气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她指着黎夏,看向闻声出来的陈林秀,“她,她!”

    “黎……黎夏是吧,你婶没坏心思,你别误会了,她就是想帮你们收拾一下。”陈林秀烦着呢,头晕耳鸣的,刚刚也没听清梅芬在喊什么,根本没来得及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可这会也只好出来打圆场。

    说完,就拽着梅芬进了屋。

    黎夏这才转身,见黎南提着行李跟了出来,顿时哭笑不得,“没事了,把行李放下吧,他们不敢再来了,快吃饭了,把桌子收拾一下。”

    黎南点点头,带着黎漾进屋,黎夏又进了厨房。

    菜焖了会,正好出锅,黎夏手下一点不耽误,盖一揭开,香味就飘了出去。

    屋里陈林秀正在怪梅芬不应该沉不住气,梅芬听着训闻着味,心里就更不舒服了,想到这么多东西等着她收拾,收拾好还得去做饭伺候这父子几个。

    越想心里越不舒坦,当即随手找了两身衣服,把最小的儿子一抱,“你们自己解决晚饭吧,我回娘家了!”

    陈林秀,“诶!你别……”

    梅芬冲出家门,黎夏站在窗边都看见了,陈新春自然也都看得。

    “孩子,别得理不饶人。”他想了想,还是点了这么一句。

    黎夏一笑,“爷爷,您放心,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但人若毁我一粟,我必夺人三斗。”

    在大湾村时,是形式所迫,周家人没有底线,黎夏不敢拿她们姐弟妹三个的性命去赌,但在这里,黎夏绝不会让人觉得她们好欺负。

    陈新春听着愣了愣,又摇头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晚饭吃点比平时晚,吃过饭后,陈新春和老伴回屋刚歇了一会,黎夏就拎着热水和小半桶凉水进来的。

    人老了,夜里看不大清,睡得早陈新春会自己烧热水洗漱,像这样晚的情况下,一般都是免了,没想到黎夏居然这样周到。

    “水放下,我们自己来。”陈新春眼里微带上些笑意,灯光下看不明确,“你们早点儿睡,明天我领你们去上户口。”

    现在上户口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正是关卡最严的时候。

    一般情况下,哪怕是认了亲,他这里又同意接收,政策上也只是允许办理寄住户口。

    但陈新春自有打算,他打算直接给黎夏几个落户,黎夏几个现在什么也没有,等同于黑户,他又有点人脉,这事办成不算难。

    “行,那爷爷你们洗好,脏水就放门口就成。”黎夏点头,掩上门出去。

    陈新春替老伴和自己收拾好,把水提到屋外,往隔壁看了一眼,灯光下有人影晃动,应该是几个孩子还在收拾房间。

    他站在那里站了一会,才进屋关灯睡觉。

    晚上陈林秀带着孩子去父母那边吃了饭,孩子也暂时交给他父母看管,自己回了院子。

    他也不想回,但是得收拾啊。

    进院子时,正好碰上黎南提着水准备出院子,黎南看到他,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堂叔。”

    “嗯。”陈林秀随口嗯了一声,这一天乱糟糟的,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应付孩子。

    黎南也不在意,去院外水沟倒了水,才进门把院子掩上,听说隔壁徐姨家的华叔还没回,得给他留门。

    “姐,我自己来。”黎南倒完水,自己又打水收拾好,才回屋。

    黎夏正在给他铺床,闻言把位置空给他,“早点睡,明天爷爷领我去办户口,有户口我们就能上学了,钱我到时候也会去存起来。”

    听到是“我们”去上学,黎南抿了抿嘴,放下心来,“好。”

    黎夏其实想让黎南笑笑,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们家小少年猛然承受了这么多事,还是需要给他时间慢慢接受。